加入书架 首页
点击屏幕中央显示更多功能

第5章

第5章

陶桃手上瞬间一沉,这空酒罐倒也不轻。

她秀脸带着半分愕然,低头看了眼空酒罐子,她问道:“这是?”

宋景行腰身微弯,提起那地上被折腾的奄奄一息的黑猪。他单手提着放在臂弯,力大无比,他修长挺拔的身形巍然而立,一丝不动。

“去给爷,打坛子酒。”

他薄唇弯了弯,启声。目光示意她去身后那家客栈里打酒。

她既尊唤他一声爷,便拿出供爷捧爷的本事。

黑猪到底是陶桃所伤,陶桃自认帮他打一坛子酒,就算是赔礼道歉了。

她便将酒坛子放在左手边,右手向他伸去,道:“那这打酒钱,你可得给我。”

宋景行从宽阔的胸口里襟衣里,摸出碎银,放在她的手心里。

陶桃注意到他的大拇指上,戴着扳指,双手半戴着兽皮皮套,这是射箭的人必戴的装束。

“不必找零。多余的钱,就当赔客栈小二损坏的木桩。”

他炙热如火烤般的手指温度,几乎烫到了陶桃的手心。陶桃的手,很是冰凉。

这份冰凉如溪流的触感,令他有少许的滞留。

陶桃轻轻点头,两手抱着酒坛子在胸口,便抬步走到不远处的客栈里,去为他打酒。

宋景行眸光闪动,目视着那抹娇小的身影走进客栈,他低首看了眼满是薄茧的手指,修长匀称,指腹却泛着些红热。

这是在触碰到她手心冰凉的那一刻,顿时烧起的滚烫感觉。

少顷,陶桃便捧着沉重的酒坛子出来,回到宋景行的身前,抱给他酒,说道:“这天怪凉的,喝点热酒吧。寒酒伤身。”

隔着温热的酒坛,宋景行拎过,那灼灼的眸子扫了她一眼,道:“我喜欢寒酒。”

陶桃便略有些尴尬,道:“我都打了,你勉强喝一次吧。”

他果然不好伺候。

宋景行单手有力地捞起黑猪,另一手提着温酒坛子,背过身去。

他微微侧首,以余光瞟她一眼,清淡道:“今夜亥时,后山竹林见。”

撂下这话,他便留给她一袭高大挺拔的背影,向着她所走的相反方向,提步离去。

陶桃原地一愣,没反应过来。

她已经避之不及,不想再见他这尊阎王。偏他还要约她半夜树林见。

阿婆步履蹒跚走上前,手摸到她的手并牵住,说道:“桃桃啊,那位猎户爷定是想报答你今日为他的黑猪治伤,想亲自答谢你。阿婆能看出来,他是个很好的人。”

陶桃问道:“阿婆怎知他是好人?”

分明一张冷面阎王的脸,还使唤她去给他打酒。

阿婆慈祥一笑,说道:“他若非是好人,岂会孤身一人上雪山以命犯险,将野狼之王射杀。岂会黑白分明,不计较你刺伤他黑猪之事。岂会因黑猪损伤木桩,对客栈过意不去,让你替他去打酒,趁此赔了那木桩钱。”

陶桃闻言,沉默了一会儿。

她扶起阿婆,牵过弟弟的手,说道:“阿婆。天色不早了,我们先回家!”

天际逐渐黑沉,风儿渐起。

陶桃带着阿婆与弟弟,上了山,循着原身的记忆,便回到了桃花村的陶家。

陶家的大门紧闭,陶桃迟疑的抬手,叩了叩,道:“舅母,我们回来了。”

之前,陶桂兰与陶青青当街受辱,又折了银钱,想是心底有气。

叩了半晌,只听得里头一阵刻薄的声音响起:“要饭的人回来了?”

两扇陈旧的破裂木门,被人从里头拉开。

陶桂兰身后站着陶青青,母女俩都带着鄙夷与嘲讽的看着他们三人。

“我之前怎么说来着,每日要不到三十文钱,就不要回家。你们今儿可才要了十来文钱啊!还有脸回来住?”

陶桂兰犀利的眼神,带着冷意,剜着陶桃。

陶桃面色坦然,说道:“现在要饭行情也不好。要不到钱是因为人少的缘故。不如舅母与妹妹,也加入我们一起来要饭?”

陶青青指着她,脸色惨白道:“......你,不要脸!”

“脸长在我自己的头上,要不要脸,我说了算。”陶桃看着陶青青气急败坏的样子,从容的说道:“妹妹你呢,你要不要脸?”

陶青青一时语噎,她气得眼泪登时掉落,找母亲哭了起来,道:“娘!”

陶桂兰冷脸剜着,冷哼一声。

要是就这么把她赶出去,还真太便宜她了!

正僵持着,一阵老沉的男人声嗓,从她们背后响起道:“......吵些什么!”

陶桂兰见人来了,竟是带了几分底气,腰板都挺得更直了。

陶大山似是在衙门里受了气,脸色黑沉。

他一看见陶桃等人杵在这里,就呵斥道:“你倒是能耐大了,现如今害得你舅母跟你妹妹在街上受辱!这个家,是容不得你们了,随意你们离去!”

自捕快回到衙门后,便把事情跟陶大山说了。陶大山只觉丢脸万分,恨不得钻洞进去。

陶桃抿着嘴,她倒并不是非要赖在陶家不走。

阿婆颤声说道:“......要我跟桃桃木木走,可以!桂兰,你得先把大河的玉琳琅还给我......那是我给大河的传家宝,大河是要给桃桃做嫁妆的!”

玉琳琅?陶桃有这份物事的记忆。

这玉琳琅,乃是原身父亲陶大河的传家宝,珍贵无比。据说传了不知多少代下来。陶大河与原身母亲因意外而死,舅母一家便侵吞了陶家财产,连这传家宝玉琳琅都抢走了。

实在是卑鄙,可耻至极。

陶桂兰却故意手掩耳,装听不见,道:“什么玉琳琅?什么给桃桃的传家宝?我不知道啊。”

听见价值不菲的传家宝玉琳琅,里屋的陶大山,眼中闪过一抹不自然,手开始捏着衣袍的一角,似乎有些坐如针毡,心虚心亏的表象。

“桂兰,你......”

阿婆痛哭流涕,道:“那是桃桃她爹临死前,交给桃桃的东西,这是桃桃这苦命孩子唯一的念想啊!”

下一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三秒关注

建议您关注公众号,以免下次找不到当前小说

温馨提示:

1、如果在微信内浏览,请直接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关注公众号,以免下次找不到当前小说。

2、进入公众号后,点击左下方菜单“看过的书” 进入 “阅读记录” 即可阅读本书。

下载客户端,签到领好礼
酷爱书院  mds.kkyd.cn

“加入书架”失败

你当前为游客状态,需登录后才可加入书架

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马上揭秘!

退 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