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首页
点击屏幕中央显示更多功能

第5章

第5章

来的人,正是苗月的弟弟苗海。

苗海慌张的说:“妈,妈你给我三十万准备好了吗,那些逼债的要找来了。你赶紧给我准备好三十万啊,不然我就要被他们送去坐牢了!”

苗月一听,气的推了一把苗海,“苗海!你又做什么孽了!三十万,家里哪有三十万让你糟蹋。”

“你推你弟弟干嘛!他就是不小心犯了个错。”

徐莎护着苗海,她心疼的说:“儿子你别担心,那些要债的来了,我跟他们说,让他们缓缓。那些要债的太没良心了,把我儿子都给吓坏了。”

苗海抱着徐莎,很没用的哭了起来。

苗月气的不行了,“妈!你再溺爱他,他更要无法无天了。你刚刚还说我上学花了五万块,你也不想想,你儿子这些年在赌博上欠了多少钱了!我爷爷的矿工退休金,我爸爸的工资,再加上你每天辛辛苦苦在工地上赚的钱,都让他糟蹋了,你现在还惯着他。”

“你闭嘴!儿子,你别担心,三十万很快就有了,等赵有成送来彩礼,咱们就有三十万了。”

徐莎心疼的摸着儿子的头。

“彩礼?三十万?赵有成,赵有成是谁?”苗月看着徐莎。

徐莎不耐烦的说:“没什么意思,就是隔壁村的赵有成,想要娶你,我答应了。赵有成可是咱们镇上鼎鼎有名的企业家,附近的公路还有镇政府大楼,都是他包的工程。他人长得也好,年轻有为,人家能看上你,那也是你的福气。总之,你不能和陈阳结婚,只能嫁给赵有成。”

苗月的脑子,轰的一下炸开了,她一下子泪流满面,她看着自己的老妈,第一次感觉如此的陌生。

陈阳此时已经走了出来,站在屋子门口,看着这一幕。

现在陈阳明白,为什么徐莎看到自己,会如此的厌恨了。

原来,她已经把自己的闺女给卖了。她要收别人三十万的彩礼给儿子还赌债啊!

陈阳看着无助的苗月,突然很心疼她。

山村里,一个女娃娃,想要高中毕业,读完大学,难如登天!毕业之后,想要按照自己的意愿,找个心爱的男孩结婚,就更加不可能了。

苗月真的已经很不容易了。

就在这时候,几个混混走了进来。

为首那人,穿着花布衣服,脖子上挂着大金链子,带着五个人,顶着花花绿绿的杀马特头发,一脸嚣张走了进来。

这人正是村里出了名的混混头子,牛大柱。

“我说苗海,你特娘的不长记性是不是!三十万的赌债,你到底是打算什么时候还,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把你家给点了!”

牛大柱手里,一个zippo的打火机,在不停的旋转着。

苗海看到牛大柱这些人,吓的脑袋缩到了裤裆里。

徐莎笑着走过去,“我说大柱子,咱们都是一个村的,你就给婶个面子,再缓几天呗,我已经同意把女儿嫁给赵有成了,赵先生有钱,他出三十万彩礼,不难。”

牛大柱看了眼苗月,他点头说:“如果苗月真的嫁给了赵大少,我们当然就不担心了,可是,你们这亲事靠谱不?要不这样吧,我们带着苗月去赵大少家走一趟,只要你们两家把亲事给订了,三十万的赌债,想拖延多久都行。现在这样,二婶,你口说无凭啊。”

“行,那咱们一起去赵有成家里。”徐莎说。

“我不去,要嫁你嫁,反正我不嫁!”苗月气的脸色通红。

“你个死妮子,你是要看着你弟弟被人逼死吗!”

徐莎一把拉住苗月。

苗月挣扎。

徐莎噗通一下,跪在了苗月身前,“月月,算是妈求你了行不行!妈养你这么大,供你读大学,你不能这么忘恩负义啊。你要不嫁给赵有成,你弟弟肯定会被逼死的,你弟死了,我也不活了,咱们家就家破人亡了。”

苗月又生气又无奈,她赶紧把徐莎拉起来。

“别墨迹了跟我们走。”

牛大柱一巴拉住苗月的胳膊,就要拉她走。

陈阳站在门口,看到又是牛大柱,忍不住冷笑起来。

这牛大柱和陈阳是小学同学,以前班级里的拔尖好学生,脑袋瓜聪明的很。

没想到现在,竟然做起了混混!

主要是,自己昨天刚打了,还让他收敛点,没想到今天他又撞枪口上来。

昨天回村的时候,陈阳就看到牛大柱故意在路边挖暗坑,把一个漂亮女人的车子给陷住,开口讹钱。

当时自己上前,把牛大柱扁了一顿,救了女司机。

没想到,现在他竟然又来自己丈母娘家逼债!

陈阳顺手抄了一个铁锨,朝着牛大柱走过去。

下一章

“加入书架”失败

你当前为游客状态,需登录后才可加入书架

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马上揭秘!

退 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