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首页
点击屏幕中央显示更多功能

第2章

第2章

萍姐名叫叶萍,是村里的寡妇,大陈阳几岁,离家前,自己没少去爬她家的墙。

提起叶萍,陈阳还真有些想她了。

也不知道七年不见,她是不是更好看了。

“陈阳!你怎么这么流氓了!”

此时,苗月红了脸,撇着嘴,气嘟嘟的说:“你就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农村土包子,你都不知道,我在我们学校老受欢迎了。”

她很郁闷。

自己明明是个大美女,怎么现在就这么遭人嫌弃了?

这该死的陈阳,张嘴闭嘴把叶萍那寡妇挂在嘴边!

果然,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陈阳懒得争辩,“好好好,那个......你现在怎么样?要不先在我家里凑乎一晚上,明天一起去你家退亲?”

“不要!你把我当什么人了!再说了,你家里臭死了,都发霉了。哼,我能走,我现在回家。”

苗月努力的站起来,她一瘸一拐的往外面走。

她家和陈阳的老房子,也就隔着八百多米。

可是,每走一米,都对苗月是一种发自灵魂的折磨。

终于,到了家中。

苗月赶紧回到自己的房间。

她脱下衣服,拿出一个镜子,照了照自己的伤处。

竟然有一缕血迹。

“啊!”苗月一下子哭了,“陈阳,你这个混蛋,我......我不纯洁了。”

苗月哭着趴在枕头上,没多久,沉沉的睡了过去。

梦里面她被关在猪笼里,周围的人包括自己的父母弟弟,全都指责她,要把她浸到河里去。

而陈阳,站在一边,搂着村里的寡妇叶萍,笑个不停。

实际上。

陈阳此刻,正瞪着大眼睛,看着破败的祖宅房梁。

他想起七年前,老爹病死前说的话。

“阳子,咱们陈家祖祖辈辈,扎根在荒牛村,从明朝开始,咱们家就是大地主了。”

“我和你爷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你能光复咱们陈家,把荒牛村的这些田地、山林、河滩,都给拿回来,继续做个大地主。”

“你可一定要努力,只有这样,我和你爷才有脸面对列祖列宗。”

陈阳叹了口气。

自己从小就没见过母亲,老爹死前更是花光所有积蓄,自己一个孤儿,现在虽然学艺归来,可这个时代,哪还有什么地主呀!

“算了,先把小月的婚事给退了吧,毕竟她都是大学生了,自己也不能拖累了人家。”

想着,陈阳才慢慢睡去。

......

第二天一大早。

陈阳洗了把脸,便带上了定亲的玉佩,朝着苗月家走去。

昨天回来得太晚太匆忙,没有注意到村里的变化,这一路走过来,陈阳才发现村里变化挺大的。

有几处以前还是荒地,现在已经变成了稻田,远处还有挖掘机的声音,似乎在施工。

路过萍姐家时,陈阳发现自己以前老爱爬的那堵石墙似乎都矮了不少,有些唏嘘。

他按捺住想去爬的冲动,径直向苗月家走去。

还是正经事要紧。

不一会,就到苗月家了。

进了大门。

苗月的老妈徐莎,正坐在阴凉处织毛衣。

她看到陈阳,楞了几秒钟,然后脸一下子黑了起来,“哪里来的要饭的,赶紧走赶紧走!”

下一章

“加入书架”失败

你当前为游客状态,需登录后才可加入书架

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马上揭秘!

退 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