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首页
点击屏幕中央显示更多功能

第1章

第1章

躺在发霉的床铺上,陈阳一点睡意都没有。

他离开荒牛村七年,今天是第一天回来。

七年前,他去山林里挖丹参,意外坠崖,被一个老道士所救。

老道士带他去了神农架一座很高的山上道观中,每天逼着他洗衣做饭,习武学道。

这一呆就是七年。

前不久老道士死了,他就带着老道的遗物,回到了荒牛村。

七年时间,村里似乎没啥大的变化。

就是老爹留给自己的这唯一遗产,眼瞅着要倒塌了。

陈阳心里一阵阵发堵。

这时,那道瘦削窈窕的人影,慢慢的摸进了屋内。

“咦?小偷?!”

陈阳一动不动,眼角撇着那鬼鬼祟祟溜进来的身影,很是无语。

自己第一天回荒牛村老家,竟然就遇到了小偷。

关键是,这破屋子,家徒四壁,米缸里都是饿死的老鼠!

怎么还会有小偷这么傻,来这里行窃的?

那小偷在房屋里摸索了一阵,好像是没找到值钱的东西,就朝着陈阳睡的这里摸过来。

以为陈阳睡着,伸手去枕头下摸索。

陈阳突然出手,直接朝着小偷,拍了过去。

“嗷呜!”

苗月疼的惨叫起来。

“女人?”

陈阳赶紧放手,猛的坐起来,有些手足无措。

苗月疼的眼泪哗啦啦往下掉。

她噗通一下跪在地上,身体因为疼痛剧烈抖动。

陈阳立即恶人先告状,开口说:“哪里冒出来的女贼,太不要脸,你偷东西也就罢了,还想侵犯我!”

“陈阳,你这个无耻王八蛋!”

苗月擦了下眼泪。

陈阳一听,竟然还是熟人,他赶忙拉开了灯。

最老式的白炽灯,照在苗月的脸上,让她看起来更白更漂亮了。

她穿着黑色的紧身瑜伽衣服,双腿勾勒的很长,小腰盈盈一握,纤瘦而优美。

此时,她白皙俏美的小鼻子,一皱一皱的,委屈的不行。

“小月月,真的是你啊!”

陈阳开心起来。

这丫头和他可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光屁股玩到大的。

没想到分开七年,这丫头竟然变的这么好看了!

以前的她老是哭鼻子,整天跟在自己屁股后面叫阳哥哥。

没想到现在,出落成大姑娘了。

苗月气的咬着牙,“别叫我小月月!难听死了!”

“哎呀,苗月,你想我了可以等白天来找我啊,这大半夜的往我被子上摸,街坊邻居还以为你要对我做啥子呢。”

陈阳很开心。

“我扶你起来吧。”

“别,别动我!滚开啊你个死混蛋,我被你抓的疼死了,”苗月跪在那里,不敢动,一动就钻心的疼,她气的眼泪都冒出来了。

“谁想你了!真不要脸,我是想来……嗯,我是想把我们家的那个玉给拿回去的。”

陈阳一听,就明白了。

是那块俩人定亲的玉佩呀!

陈阳的老爹和苗月的爷爷苗秋山,是忘年交,关系特别好。

所以两个老家伙就订下了娃娃亲,让陈阳和苗月到了年龄就结婚。

当时,苗秋山给的定情信物,就是一块刻了苗月生辰八字的血玉。

只要等苗月二十岁以后,可随时凭借这块血玉去苗家娶亲。

如今,苗月大晚上的来偷血玉,想来……她是不想嫁给自己了。

苗月仍旧跪在那里,她气呼呼的说:“陈阳,你也知道,当初定亲就是两个老头酒后无德,瞎点鸳鸯。”

“我刚刚已经大学毕业了,而你是一个连初中都没上完的泥腿子,咱们不合适。”

“什么娃娃亲,童养媳的,这些都是旧时代毒瘤,我是万万不能接受的。你就别做梦了。”

陈阳倒是很平静,虽然苗月现在出落的很水灵,可是,陈阳也不再是当初那个傻乎乎的放牛娃了。

“行,不就是退亲呗,你还大晚上来偷东西,真是脑袋被驴踢了。等明天我去你家,找你爷爷,把血玉还回去,这事就解决了。”陈阳说。

“啊?你同意?”苗月惊讶无比。

陈阳呵呵呵的笑。

“我当然同意了!七年不见,你依旧这么瘦,还没有长成萍姐那样!”

陈阳说着,嫌弃的看了眼苗月。

脑中浮现出一道风韵的身影。

下一章

“加入书架”失败

你当前为游客状态,需登录后才可加入书架

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马上揭秘!

退 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