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首页
点击屏幕中央显示更多功能

第1章

第1章

“我们离婚吧......”

温宁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无力的蜷缩在床上。

汗湿的发丝贴在绝美的小脸上,双目空洞,浑身散发出凄楚的气息......

现在,她终于说出了这句话!

没人知道,这句话对她来说,是在经历多少绝望之后的放下!

姜楚寒冰冷锐利的眸子在看向她后背时,紧缩的眼瞳里尽是阴鹜。

半响......

如大提琴般的声音里夹杂着浓浓危险:“离婚?”

温宁翻身坐起,顺势将睡衣丢在地上,行云流水的动作带着她对他的嫌弃。

下床,伸出双手摸索着去洗手间,这样无助的她看在男人眼里,到底有些不忍。

“我帮你。”揽上她纤细的腰肢,抱着她就要去洗手间。

温宁感受着怀抱的温度,这曾是她的依靠,也是她的心之所向。但现在,她只想远离这个恶心的男人,甚至到跟他同处一室都觉得反胃。

“宁宁!”女人猛地一推,让他猝不及防的松开手。

“你比我还要瞎,我怕摔的更惨!”

话落,只觉身边男人身上本就冰冷的的气息,现在更是如置身寒窖。

洗手间里,温热的水在身上蔓延,却丝毫温暖不了她心底的冷,里里外外,肤白如瓷的肌肤已是通红一片,但她不以为意,每一寸肌肤都恨不得剥一层皮下来!

出来的时候,满身通红的往衣帽间方向摸去,以前是个路痴的她,双目失明后,她做什么都靠方向感。

‘嘭......’,‘嘶’腿儿撞上尖锐的东西,疼的让她倒抽一口凉气,但也只是停顿一秒,就再次艰难的寻找方向。

姜楚寒坐在沙发上,闻到响动声,只冷冷的瞥了一眼,深邃的眼眸却暗沉了几分。

好看惑人的轮廓,原本几分不忍的波动,最终归为平静。

最终,温宁摸索着找到衣帽间,胡乱的套上衣服出来:“走吧,现在就去民政局。”

曾经她是多么的死守这段婚姻,现在要摆脱的样子就有多决然。

温宁听到了男人指节骨被捏响的声音,而后沉步朝她走来,狠狠揪住她的衣襟。

触及到她脖子上被搓的如刮痧一样的红,情绪失控:“现在和我离婚,会是什么代价你不清楚?”

她一无所有。

一个举目无亲的瞎子,这时候和他离婚,要如何活下去?到底是谁给她的勇气做出这样的决定?

面对他的隐忍怒意,温宁却异常平静,她看不到男人的表情,也看不到自己现在面如死灰的绝望。

手,握上男人手腕的那一刻,就感觉到男动脉的愤怒凸起,“十年了......”

“什么?”

“我和你相识十年,七年恋爱,三年婚姻,视角膜被你拿去救外面的女人,这代价够不够?”

这就是她的婚姻,扭曲的令人发指。

她受够了这个男人的绝情,死都不如这个丈夫让她更绝望,她只想尽快离开这个让她绝望的牢笼。

紧皱的衣襟猛地被松开。

男人转身离开,脚步的节奏有些乱。

‘哒’的一声,打火机的声音响起,有点汽油的味道,然后是浓浓的香烟味。

只听男人狠狠的吸了两口烟,而后隐忍质问:“你说这是代价?既然你不愿,为什么要签下手术同意书?”

“我签字你就可以?”她笑的凄楚,甚至不屑去问他是不是将自己当成妻子。

男人身上的气息,再度阴沉。

许久许久,空气中安静的只剩下烦躁的抽烟声。

“这件事到此为止,刚才的话我就当你没说。”

温宁的笑,更浓!

这恩赐一般的语气,真是可笑......“不,你都听到了,也听明白了,我要和你离婚!”

“温宁!”男人的语气越发不稳。

温宁转过身看他的方向,努力要去看清,然而不管如何努力,仍旧没有丝毫亮光......

最终身边带过一股风,男人错身而过之时,“你没资格提离婚。”

“嘭。”男人说完,带着浑身怒气摔门而去。

门外急促的脚步,就好似在逃离一般......

温宁脚一软,浑身彻底失去力气般瘫坐在地,所有的伪装在一个人的空间,被撕的面目全非。

下一章

“加入书架”失败

你当前为游客状态,需登录后才可加入书架

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马上揭秘!

退 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