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首页
点击屏幕中央显示更多功能

第一章

第一章

我们村一直有个习俗,

老人活到六十岁,就会被儿孙背到山里的开口墓穴里。

晚辈每为老人送上一餐,就垒上一块砖,直到墓穴被完全封死。

一大早,

我爸和大伯就吹锣打鼓要把奶奶捆绑好背上山。

我跪在他们面前苦苦哀求,

⌈爸爸,大伯,求求你们不要送奶奶走,我可以多做活,少吃饭......⌋

话说一半,我就被大伯踹倒在石桌前,头破血流。

⌈贱蹄子!这个家还轮不到你做主!⌋

奶奶就这样被送走了,我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等我再次醒来,却发现原本该送奶奶上山的大伯,

此刻正吊在房梁上,手里还拿着奶奶的银镯子......

---

今天是我奶奶被送上山的日子。

我爸和叔伯们不顾奶奶的哀求,给她换上了一身崭新的藏青色寿服和白底小脚布鞋。

又以防她上山后逃跑坏了事。

我爸一拍脑袋,喊三叔拿来捆猪的麻绳,将奶奶的手脚捆绑住打了死结。

老太太前几天祈求他们时坏了嗓子,现在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只能费力的把被眼屎糊住的双眼睁开一条缝,砸吧着没有几颗牙的嘴巴,无声的看着我。

我跪在地上,一次又一次倔强地磕着头,只求他们能放过奶奶。

我爸嫌我碍事,走过来给了我一巴掌:

⌈你个死崽子儿,给老子滚一边去!

要是耽误了时辰,你信不信老子立马在你奶坟旁边挖个坑,一脚把你踢下去陪她!⌋

给奶奶砌坟的时候,我就在现场。

想起晚上幽黑静谧的树林和阴森逼仄的墓穴,我头皮发麻冷颤不已,但我不能退缩,奶奶是唯一对我好的人。

在我吃不饱饭的时候,在我被勒令不许上学的时候,在我每次挨打的时候,都是奶奶那双温暖而瘦弱的手支撑着我。

我苦苦哀求我爸他们。

⌈爸,大伯,求求你们不要送奶奶走,我现在已经十二岁了,我可以干活帮家里减轻负担,我还可以干奶奶的那份活。⌋

⌈我的一碗米饭分一半给奶奶吃,我可以养她!⌋

我爸眼神如同淬了毒般瞪着我,他正要动手,身边的大伯就一脚踢在我的肚子上,连声叫骂:

⌈我们家里有你这个女娃子说话的份儿?

我怎么说的你们就怎么做!再敢胡咧咧,我让你爸打死你!⌋

我的头磕在一旁的石桌上,鲜血喷涌而出。

此时其他叔伯们已经收拾好一切,他们要出发了。

躺卧在地上的奶奶无声流着泪,被大伯一手拎起丢在背篓里由幺叔背着。

大伯在前面带路,爸爸和三叔吹锣打鼓紧随其后。

两个婶娘则挎着篮子跟在自家男人身后,向道路两边撒着纸钱和坟票子。

我们家的队伍在晨曦的雾霭中,渐行渐远。

奶奶留给我最后的映像是蜷缩在背篓里,变成一个模糊的小点儿被他们带走。

我竭力想要阻止这一切,却只能徒劳看着自己的手一点点落下,视线渐渐模糊......

我做了个梦,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我梦到小时候调皮,跟着村里的孩子上山去撒野。

后山的山坡上,是一片连着一片的低矮坟墓。

路过其中一座坟墓的时候,里面还有微弱的呼救声传出来。

我因为好奇,蹲在没有完全封口的墓穴,透过砖头的缝隙往里瞧。

村口的李老头儿,就住在我面前的坟墓里,蓬头垢发衣衫褴褛,躺在自己的排泄物里痛苦呻吟。

他的半边身体已经腐烂,露出森森白骨,血肉上面还涌动着肥胖的白蛆。

我一阵干呕,逃命似的跑回家。

当天晚上我就发起了高烧,醒来后跟奶奶说起山上的事,她沉默不语,只是难过的摸着我的脑袋连声叹气。

我梦到几天前,奶奶跪在地上求大伯他们不要把她送上山住瓦罐坟,额头都磕破,鲜血淌了一地。

她的几个儿子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松口。

下一章

“加入书架”失败

你当前为游客状态,需登录后才可加入书架

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马上揭秘!

退 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