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首页
点击屏幕中央显示更多功能

第1章

第1章

“世子宁无缺丹田被毁,修为尽毁,诸位觉得该如何处置?”

“宁无缺乃是混沌体,他的那颗玲珑剑心便交予四脉剑道天才宁无双。”

“他体内原始道骨可提升悟性,我三脉天才宁宇身怀苍天霸体,肉身无敌,苦于悟性不足,正好将此骨挖出交给他!”

“他那双破妄金瞳能堪破一切虚幻,正好可以交给宁浩,提升其重瞳威力!”

“他体内的混沌血乃是炼制混元丹的绝佳药引,我提议将抽干他的鲜血交给宁泽天炼制混元丹,助其冲击三品炼药宗师之境......”

大炎王朝北境,神武王府。

浑身散发着死气的宁无缺静静躺在床榻上。

半个时辰前。

神武王府一众强者涌入他所在的东苑,强行挖去他的双眼,剜去道骨,剖其剑心,抽空他的血液便径直离去,将他丢在这里任其自生自灭。

若不是宁无缺刚受伤时便吞服了死去父亲留下的七星续命丹,早就命丧黄泉。

可即便如此。

现在的宁无缺也就只能再活七天罢了。

回想自己这一生,宁无缺感到无比悲凉。

三岁习武。

十岁便跨越炼体、炼气和炼神境,达到后天四境最后一境脱胎境。

十二岁入聚灵境,成为先天高手。

如今不过十六便已突破至通玄境,被誉为北境年轻一辈的第一天才。

这些年来。

宁无缺为宁氏一族征战北域,立下汗马功劳。

可结果呢?

在他落难之际,宁氏一族非但没有施以援手,反而落井下石,残忍瓜分了他的混沌体。

宁无缺心如死灰。

“主人,镇南王府的云裳郡主求见!”

门外传来仆从的声音打断了宁无缺的思绪。

宁无缺的身形一震。

穆云裳。

大炎王朝镇南王女儿,宁无缺成为先天武者时,当今皇帝亲自为他赐婚的未婚妻。

只不过。

自二人订婚以来,相见的次数却是屈指可数。

如今自己落得这般下场,穆云裳便迫不及待赶来。

宁无缺嘴角带着一抹苦涩:“我现在变成这般模样,她多半是来退婚的吧?”

正在这时。

房门已是从外面被人推开。

一身青色长裙,黑发如瀑散落在身后,清冷若九天玄女的穆云裳走了进来。

她清冷的目光落在宁无缺的身上,清冷的眼眸中闪过一股压抑到极致的愤怒和心疼。

察觉到穆云裳进入屋内,宁无缺嘶哑的声音在屋内响起:“郡主来了?你的来意我已知晓,婚书就在窗前那个柜子里,劳烦郡主将它取出来撕了吧如此一来,咱们的婚约也就作废了......”

穆云裳没有说话,而是径直走到床榻前轻轻蹲下。

一双灵动的眸子带着一抹水雾,静静注视着面前这个曾经风光无限的少年。

她的心中只有心疼,轻轻开口:“谁跟你说我是来退婚的?”

“嗯?”

宁无缺一愣。

穆云裳轻轻抓着宁无缺的手,柔声道:“无缺哥哥,我今天来是接你回家的。”

“回、回家?”

宁无缺出现刹那的失神,喉咙滚动了几下,嘶哑的声音带着几分苦涩,“郡主何必拿我这将死之人开玩笑?”

他都成这个鸟样了。

现在只是靠着七星续命丹苟延残喘。

而穆云裳却是堂堂镇南王府的郡主,当今陛下的亲侄女。

怎么可能嫁给这样的自己?

穆云裳却是一脸认真的说道:“我没有跟你开玩笑。”

宁无缺心神一震。

他能感受到穆云裳的真诚。

可正是这种真诚,却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云裳你真不必如此......”

宁无缺苦笑道,“我这将死之人,你嫁给我,七日后就得守寡,你......”

穆云裳道:“我穆云裳这辈子只认你宁无缺!”

轰!

宁无缺身躯猛地一震。

当丹田被废,修为尽毁之时。

他感到都只是绝望。

当神武王府上下决定瓜分他的混沌道体,他万念俱灰,萌生死志。

可现在......

穆云裳的出现,却让他那被黑暗侵蚀的世界出现了一抹亮光。

让他突然有了活下去的念头。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啊!

穆云裳一脸心疼的看着宁无缺,柔声道:“无缺哥哥,我带你离开这个冰冷无情的地方,我们回家,好吗?”

“......”

宁无缺沉默了片刻,这才开口,“云裳,带我走吧!”

“嗯!”

穆云裳抱住了宁无缺,柔弱的身躯将宁无缺稳稳的抱在怀里,走出卧房时她脚下一顿,看向院子中那满脸错愕的仆从,“转告神武王府的诸位,他们对无缺哥哥所做的一切,我穆云裳记下了。

终有一日我会为我夫君讨回公道,让他们等着......”

话音未落。

穆云裳已是小心翼翼抱着宁无缺坐上马车,直奔南疆行去。

“无缺哥哥,这是父王的神行车辇,再有五天就能回到南疆了。你一定要坚持住......”

穆云裳紧紧抱着宁无缺,柔声说道。

“放、放心吧,我、我一定会坚持住的。”

宁无缺无力的点点头,躺在穆云裳的怀里,让他紧绷着的神经放松下来,身体顿时传来一阵虚弱感,“云、云裳,我、我先休息一会儿,等到了南疆你再喊我......”

“嗯!你睡吧,我陪着你!”

穆云裳温柔的帮宁无缺额前凌乱的发丝捋顺。

她能感觉得到宁无缺的生命力在飞速流逝,只怕根本撑不住南疆。

一想到这。

泪水再也止不住溢出眼眶。

但她生怕惊扰了宁无缺,只能紧咬着嘴唇,不敢让自己哭出声。

可那温热的泪珠却不受控制的滴落在宁无缺的脸上。

宁无缺想要开口安慰她,可他实在太虚弱了,甚至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意识也是逐渐模糊,沉沉睡了过去。

睡梦之中。

宁无缺发现自己出现在一条星空古路之上:“这是什么地方?梦境吗?可是好真实啊......”

古路尽头。

有着一柄黑色巨剑。

剑身漆黑,上有鎏金铭文,似龙凤盘旋。

其间隐有太古符文流转。

神秘且强大!

突然。

那柄巨剑化作一道流光,划破虚空,直接钻进宁无缺体内。

几乎同时。

一道浩荡之音在宁无缺脑海中炸响开来:“吾为剑祖,剑道之祖。得吾传承,当以手中之剑,开天门,斗苍穹,诸天万界举世独尊......”

海量的记忆传承涌入宁无缺的脑海之中。

同时他也感应到了隐藏在体内的那一道介乎于实质和虚幻的剑影。

“原来刚刚那柄剑竟是剑祖汇聚九世轮回之力打造而成的神兵混沌神剑,不过可惜的是它似乎破碎了,现在于我体内的不过是一道剑魂而已。”

宁无缺喃喃低语着,“可即便只是一道剑魂也足够恐怖了,不但让我破碎混沌体恢复如初,而且还蜕变成更加强大的混沌剑体。”

虽说二者只有一字之差。

但其中的差距却犹如皓月与米粒荧光。

最直观的对比......

哪怕现在的宁无缺只剩炼体境巅峰修为,可他却觉得便是对上炼气境巅峰的自己,他都有一战之力。

“单单是混沌神剑的剑魂就让我强大了数倍,再加上剑祖留下的神功《混沌无极剑道》,恢复往日巅峰,甚至超越过去指日可待!”

宁无缺双眼发光,“宁宏图,还有宁家那帮畜牲,你们万万想不到我宁无缺还能有此等机缘吧?

给我等着吧!

待我重归北境之日,我会将你们抢走的一切都拿回来!

不过现在最要紧的还是得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云裳!”

宁无缺脑海中浮现了穆云裳的身影。

这个在他人生至暗时刻突然出现,带给了他活下去希望的白月光。

如今已经成为宁无缺心中最重要的存在。

一念及此。

宁无缺睁开了双眼。

可马车内却不见了穆云裳的身影。

正当宁无缺疑惑之时,穆云裳清冷中带着滔天怒火的声音从车外传来:“我偏要带无缺哥哥入城,我看你们谁敢阻拦?”

下一章

“加入书架”失败

你当前为游客状态,需登录后才可加入书架

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马上揭秘!

退 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