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首页
点击屏幕中央显示更多功能

1

1

生孩子那天,情况危急。

我疼得要昏过去,老公却跟别的女人滚床单。

难产时,我哭着求婆婆签剖腹产同意书。

可婆婆以「剖腹产的孩子不聪明」作为理由死活不签。

后来我才知道,他们想吃绝户。

产后的我十分虚弱,一度昏迷。

婆婆声称自己年龄大了,没办法照顾我,丢下我一个人在病房里。

她却在病房外面开始给亲戚们打电话,声音很大,说李家有后了,叫他们都来看看孩子。

小护士在外面提醒她,说我还在休养中,不能太吵。

婆婆破口大骂:

「你个小护士,多管闲事,我是老人,尊老爱幼懂吗?

「我说句话怎么了,她是我儿媳妇,就得听我的!

「打出的媳妇揉出的面,我家儿媳妇我想怎样对她,是我的事。

「你个月工资不到3000的,管什么闲事,怪不得穷呐!」

说着还在病房外咒骂着我。

「赔钱的货生孩子花那么多钱,幸亏是给我老李家生出了个孙子,不然生出个女娃又得是个赔钱玩意,还不如去死了呢!」

迷糊中,我又听见她正在和小叔子商量什么。

「她呀。也就生出来儿子有用了,你说她要是死在手术室里多好,她的钱那么多,不就都是咱家的了?」

「妈,不过,我这个月没去上班,给点钱呗。」

「死样,知道了,我打电话给你哥要点。」

至于,以什么借口要的,用脚趾头想想就知道了。

而病床前,医院的小护士用湿棉签一点点润着我干裂的嘴唇,多少有些可怜我。

很久之后李冉才匆匆赶来,却衣衫不整,白衬衫皱的不成样子。

还隐约带着不属于医院消毒水的香水味道。

下一章

“加入书架”失败

你当前为游客状态,需登录后才可加入书架

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马上揭秘!

退 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