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首页
点击屏幕中央显示更多功能

第一章 1

第一章1

晏离误以为我是他的白月光,十里红妆,把我娶进侯府。

成亲五年,他宠我入骨,爱我如命。

直到有一天,他真正的白月光找上门来。

我惴惴不安,晏离却说:「之薇,我心中只有你,即便当年是我认错了人,我也绝不后悔。」

他把周浅接进候府,说要认她当义妹,报答她的救命之恩。

可后来,周浅哭着说要离开侯府时,晏离却慌了。

1

我接到消息赶到思浅院的时候,周浅正闹着要离开侯府。

「晏离哥哥,你让我走吧!你心中只有之薇姐姐一人,我又何必留在侯府自取其辱?」

院子里,周浅悲伤欲绝地看着晏离,哭的梨花带雨。

晏离薄唇紧抿,紧紧抓着她的手不放,眼里满是痛苦。

「浅浅......」

我知道,他在纠结,在挣扎。

纠结对我的情意,又放不下对周浅的感情。

此刻,他应当是认清了自己的心。

他不想承认,也不敢承认,他终究是爱上了周浅。

我站在院门外,忍住眼底的酸涩,缓缓捏紧拳头。

我和晏离少年夫妻,成亲五年,感情一直很好。

当年他拿着信物上门求亲,说我曾救过他一命,是他思念了多年的救命恩人。

他说他要以身相许,娶我为妻。

我十六岁那年曾生过一场大病,忘记了许多事,就连晏离手上的玉佩,我也不记得了。

但爹爹说,那是他送我的及笄礼物,我不记得,他却认得。

我和宴离的婚事,就这样定了下来。

宴离有一双寒星般的眼睛,眸如点漆,皮肤偏白,气质清冷矜贵。

看我时的眼神,温柔缱绻,缀满深情。

我想,我应该是见过他的。

只是那段记忆,恰好被我忘了。

我对晏离一见钟情,嫁给他,是我心甘情愿。

刚成亲的那一年,晏离就像一匹永远盯着我的饿狼,整日缠着我,不知疲倦。

也只有我来月信的那几天,他才会放过我,让我喘、息几日。

晏离是一个赤诚,敢于表达爱意的男人。

他宠我入骨,爱我如命。

春日融融,他会带我去院中栽一颗初春的桃树,在树上刻上我们的名字。

夏日炎炎,他会拥着我,乘着小舟,在湖边树荫下乘凉。

再随手摘一支沾着露水的莲蓬,剥出莲肉喂到我嘴里。

深秋萧瑟,他会骑马带我去郊外寒山的洗心寺,在神明的见证下,许下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诺言。

然后在庙中那棵千年杏树上,虔诚的挂上刻着我们名字的同心锁。

寒冬凌冽,他会在一个下着雪的清晨,把我从被窝里哄起床,牵着我的手,一起在白雪皑皑的院子里漫步。

他说:「之薇,今生若是同淋雪,此生也算共白头。」

我曾以为,我和宴离会一直这样幸福下去。

只可惜,这一切,止于周浅的出现。

周浅是一年前和晏离相遇的。

那日,晏离下了早朝,从皇宫出来,打马过街,却撞见一个被人围殴的小乞丐。

他见那小乞丐身体瘦弱,娇娇小小的,像一棵被风摧残的野草,一时生了恻隐之心,就下马替她解了围。

之后的事,我就不太清楚了。

我不知道他们是如何相认的,宴离也不愿说。

我只知道,那日我如往常一般,站在侯府门口迎接晏离,却远远的看到他,抱着一名衣衫褴褛的姑娘,策马而来。

两人紧紧依偎,宛如一对亲密爱人。

我眼睁睁看着晏离将周浅抱下马,小心翼翼,满眼心疼。

他说:「之薇,我从未想过,自己当年竟会认错人。」

「她叫周浅,她才是我真正要找的人。」

我站在门口,迎着风,只觉得一股寒意从后背升起,如坠冰窟。

我颤声问他:「所以呢?夫君是想休妻另娶吗?」

晏离抬眸看着我,眼神依旧温柔,带着歉意:「不,之薇,我心中唯你一人,即便当初是我认错了人,我也绝不后悔。」

「只是,周浅命苦,她父母双亡,如今孤身一人,我实在不忍心看她颠沛流离。」

「毕竟她当年救了我一命,之薇,你就让她以你妹妹的名义,在府中住下可好?」

那时我信了晏离的话。

我信他,亦相信他对我的忠贞。

毕竟,我和他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夫妻恩爱,从未红过脸。

周浅救了他一命,他想报恩,我也能理解。

只是,我到底还是高估了晏离对我的感情,也低估了周浅在他心里的分量。

下一章

“加入书架”失败

你当前为游客状态,需登录后才可加入书架

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马上揭秘!

退 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