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首页
点击屏幕中央显示更多功能

1

1

买了箱车厘子,男友对我破口大骂。

「吃你妈呢,怎么不馋死你!」

「现在吃车厘子,婚后你就能吃燕窝鲍鱼。」

「这周末别去我家了,你自己反省反省吧。」

可是,这箱车厘子,我是打算周末送给他妈妈的呀。

和秦晋逛街回来的路上,路过一家水果店。

想到周末要去见他妈妈,准备的礼盒也不多,我便去选了几样水果。

有猕猴桃、蓝莓,还挑了些别的。

临走时,我又拿上了草莓和车厘子,各一箱。

等结账时,秦晋肉眼可见地脸黑了半分。

「买这么多?你吃得完?」

他皱着眉头,上上下下打量我手里的礼盒,眼里闪着质疑。

「吃得完。」

想到他之前说的,他妈妈还没吃过车厘子。

我也想当个惊喜。

便没和他多说,飞快地去结了账。

回去的路上,他沉着一张脸,走得飞快。

我手上还拎着一堆水果,有些费劲地小跑跟在他身后。

一路上他沉默不语,也丝毫没有帮我提重物的意思,

到家后,他「砰」地摔上房门,吓得我一哆嗦。

刚刚还好好的,怎么买个水果的功夫,就突然变了脸色?

瞥见买的那堆水果,我小心翼翼道:

「要不......我洗点水果给你吃?」

「吃你妈呢!」

他铁青着脸,眼里带着愠怒:

「三百多一箱的车厘子,说买就买,怎么不馋死你!」

我一愣。

再一想到他平时的省吃俭用,一时无法接受我买这么多水果也属正常。

我软下语气:「秦晋,我买这个......」

是送给你妈妈的。

可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

他的指责便一句接一句,劈头盖脸砸了下来。

「三百多的车厘子,一百多的草莓,不问我一声就买了,你把我放在哪里?」

「林筱筱,是不是我平时太惯着你了?」

「三百多啊,不是三十,都够我吃一个月的食堂了。」

他越说越气。

咬着牙,一把夺过我手里的车厘子丢到地上。

又嫌不够解气,拿起一盒蓝莓,恶狠狠地砸在我身上。

「现在你能吃车厘子,婚后你就能吃燕窝鲍鱼。

「啥样的家庭能遭得住你这么霍霍?

「都像你这样,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

他沉下脸,神色冰冷:

「这周末别去见我妈了,你自己在家好好反省反省吧。」

说完这句,他没再看我,打开门,扬长而去。

被他砸在地上的蓝莓,一颗颗「咕噜咕噜」地滚到我脚边。

摸着被他砸红的手腕,一时有些失神。

我月薪七千多,平时没有负债,也从不乱用钱。

偶尔买个车厘子,用的还是自己的钱。

怎么就十恶不赦了?

到了周末,我买早饭回来,却发现家里多了两个人。

秦晋和他妈妈正坐在沙发上,和我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见我回来,他妈上前,热络地握住我的手,笑眯眯道:「筱筱回来啦?」

我一愣,有些不自在地抽出手:「阿姨,你们怎么来了?」

之前因为买车厘子,他发了火,一走了之。

这一走,连续几天都没回来。

我们平时住的,是他们单位分配的人才公寓。

当时恋爱一周年时,他求着我,要我搬来和他一起住。

我心一软,便答应了。

现在他不住那边,我也回了自己家。

可我没想到的是,我没见到他妈,他们倒是主动来我家了。

他妈笑得和蔼:「本来说这周末见见筱筱,今天索性我就上门来,双方见个面。要是可以的话,顺便把婚事给定了。」

我妈正切着水果,闻言一喜:

「结婚?那是好事啊,他们两孩子谈了挺久,是该考虑结婚了。」

「只是......」

他妈话锋一转,突然变了语气:

「有些丑话,我还是要说在前头的。」

她坐回到沙发上,翘起二郎腿,全然没了一开始的和蔼劲。

「说到底,我们家小晋能有今天这出息,也是吃了不少苦的。」

「当年我和小晋他爸,把他姐姐送人,又起早贪黑,拼尽全力供小晋读书。」

「好在这孩子争气。读了985,进了这么好的单位,又靠自己买了房,也算是替我萧家熬出头了。」

我妈听了,连连点头,又有些纳闷:「萧姐,小晋这孩子很优秀我们也知道,可你这话的意思是?」

我妈问得直接,她索性也不藏着掖着了。

他妈斜着眼,傲气道:

「我听小晋说了,筱筱这孩子平时花钱没个数,大手大脚的,所以,照我的意思,既然俩孩子都谈到结婚了,从现在起,筱筱的工资卡就交给我保管吧。」

「另外,我看筱筱这孩子细胳膊细腿的,别到时候生不出孩子。我觉得,要不就趁早怀个孩子,等怀上了,我自然会给他们户口本领证。」

「还有啊,小晋的爸前些年就死了。可小晋上了他们老萧家的族谱,改不了姓,所以以后小晋和筱筱的孩子,就干脆和我一道姓沈吧。」

我妈闻言一怔,旋即皱着眉头打断:

「未婚先孕,我家不同意。孩子和奶奶姓,这恐怕也不妥。」

下一章

“加入书架”失败

你当前为游客状态,需登录后才可加入书架

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马上揭秘!

退 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