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首页
点击屏幕中央显示更多功能

第一章 气运降世

第一章气运降世

历史的轮回即将进入新的纪年,这个由原始到先进,再由先进回归原始的循环,亘古不变。但每一次轮回,都会有部分空间受到扰乱因素的影响,不能按序更迭,出现时空错乱。在这段时期里,时空纪年更改为空纪,从轮回的大潮中剥离出来,直至轮回眼启动,才能再次进入历史的轮回。

空纪四十二年九月二十三日,平民之子少泽搬进白地宫殿,被正式封为白地之主候选人,冠以此任白地之主的“宋”姓,名曰“宋少泽”,待其成年之后即接任白地之主之位。

为了庆祝此事,白地之主许白地上下彻夜笙歌,白地宫殿灯火通明。

午夜子时,窗外突然雷声大作,天边劈过一道闪电,大雨骤然落下。

站在屋外凉风的宋少泽正打算回屋,却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婴儿啼哭声,他转过身,循声找去,院里的槐树下有一个包在襁褓里的孩子。这孩子虽然来得蹊跷,但他也不忍心放她在大雨里被淋湿,于是便把她抱回了宫殿。

白地之主今天心情不错,看宋少泽抱了个孩子回来,以为他要养在身边解闷,也就没有多问,算是默许了。宋少泽后来有派人去查孩子的身份,但没有结果,就把那个孩子留在了身边。他开开心心给孩子取了个名字,叫做紫夜,因为她是午夜子时出现的,又是个女孩,便把子夜改为了紫夜。

八岁的宋少泽和初到人世的紫夜就这样在白地宫殿相伴长大。

空纪五十四年,宋少泽二十岁,正式接任白地之主。

东殿,我百无聊赖地趴在桌子上,用手指描绘着桌布上纷繁的花纹。

早上继任仪式之后哥哥就被叫走了,还不让我跟着,这都晌午了还不见回来。

我手上的动作重复到第十七遍的时候,实在没有耐心了,坐直身体,朝门外喊了一声。

“阿如。”

“哎,小姐,我在。”

门外进来一个女子,穿着上等绸布做的衣裳,并未像别的丫鬟那样梳着中规中矩的发髻,她一头长发高高地束起来,手中提着一把配有剑穗的剑。

阿如原本是哥哥的侍女,从小哥哥就想让我学武,至少有自保的本事,可是宫殿里的大师傅说我的根骨奇差,与武学无缘,为这事哥哥忧心了好久,后来就把阿如给了我,有这样一个高手放在我身边他才放心了些许。

“阿如,你说哥哥怎么还不回来啊?”

“小姐,公子刚刚继任白地之主,前主肯定还有很多事情要交代,应该不会这么快回来。你是不是无聊了?不如阿如带你出去走走?”

“好啊,听说正殿的槐树开花了,不如我们去瞧瞧?正好在那里等等哥哥。”

“好。”

现在是夏末,正是槐树的花期,一串串的白色槐花开了满树,淡雅的身姿在风中轻轻摇曳,走得近了鼻腔涌进一股沁人的清香,带着丝丝甜味。

“阿如,你看,好漂亮啊!”我指着那满树的槐花,开心地跑了过去。

“小姐,你慢点。”

我拉起一束花,放在鼻尖闻了闻,“阿如,原来哥哥身上的味道是槐花香啊。”哥哥身上一直都有若隐若现的香味,以前未曾注意过,现在想起来倒是和这个槐花的味道有点像。

“是的小姐,公子本来一直就很喜欢槐花,当年又是在槐树下捡到的你,他觉得这也是他和槐树一种特别的缘分,就越发喜欢槐树了,可以说是情有独钟。”

“是在这棵树下捡到的我吗?”虽然我是带着使命来到这个世界的,但是最初的记忆我却是没有的。

“小夜。”背后传来一道声音。

我转过去,哥哥迈着步子朝我走来。

不知道是不是白地的传统,白地之人很喜欢白色,哥哥更甚,我很少看到他穿白色之外的颜色,但不得不说,这白色真的跟他搭配极了。

他是个温雅的人,对所有人都温温和和,就算是身边的侍从,他也不会随意处罚打骂,跟我说话也总是很温柔,我从来没有见过他生气的模样。

他穿着白衣踏步而来,头上带着玉冠,面容俊美,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美少年,满树槐花好似知道他来了一样,居然飘飘摇摇地从树上落了下来。

他走到我跟前,抬起手拿掉我头上的一片花瓣,声音一如既往地温润,“小夜,等着急了吧?”

“哥,你怎么这么久才出来啊?”我嗔怪。

“前主交代了一些事,耽搁了一会,”他摸摸我的头,似是安抚,又问:“刚才是在问你小时候的事吗?”

“对啊,阿如说我是你在槐树下面捡来的,是这棵树吗?”

“嗯,整个宫殿除了我的东殿就只有这里有槐树了,东殿的树是你来了之后才种的。捡到你的那天我刚刚被选为候选人,我听到你的哭声,在槐树下发现了你,”他牵起我的手,拉着我走了两步,指了指树下的一个位置,又说:“说来也奇怪,白地宫殿守卫森严,当时你尚是一个襁褓中的婴孩,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我后来有怀疑过你会不会是宫殿中哪个人的孩子,但是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找到可疑的人,”他说着忽然有些愧疚,“小夜,十二年了,哥哥还没替你找到父母,你会不会怪哥哥无能?”

我想伸手抱住他,但个子尚小,还没到他的胸膛,只能环住他的腰,“没关系的哥哥,其实你不用找的,既然我是孤身一人被你发现,那肯定就是没有人要我,找不找得到他们对我来说意义不大。”

我这么说,也是想减轻他身上的压力,继任白地之主之后,他肩上的担子会更重,没有必要再为一个永远也找不到答案的问题分神。

他又摸摸我的头,“小夜,你还有哥哥,哥哥永远是你的家人。”

“好,”我抬起头来笑笑,“哥哥,我饿了。”

“走,哥哥带你去吃好吃的。”

他拥着我的肩膀往前走,阿如紧跟着走了上来,身后一树槐花又飘飘洒洒地落了下去。

下一章

“加入书架”失败

你当前为游客状态,需登录后才可加入书架

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马上揭秘!

退 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