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首页
点击屏幕中央显示更多功能

第1章

第1章

“咱给你说三句话的机会,若不能证明你来自未来,便以欺君之罪五马分尸!”

这话回荡在应天府,奉天大殿之中。

说话的人正是大明的开国君主朱元璋。

今日本是恩科殿试现场,老朱原本看着国内的济济人才心中雀跃,却不知从考生群中走出黄口胡诌之辈!

他深邃的眼神正目视殿台下站的直挺挺的白衣少年。

不戴发冠,见君而不跪,已让朱元璋非常反感了。

可方才此子却说能延大明之国祚,预知未来之事。

自己的宝贝太子朱标却好像对此事很上心,还破例多问了几句。

在朱元璋看来,这人不过是个江湖骗子罢了,若不是为了让自己的宝贝儿子朱标看清此人,未来继承国祚时候不寻歪门邪道,脚踏实地,他才不愿浪费口舌。

“你最好想清楚了再说。”朱元璋虎眸微微眯了起来,手中的玉如意有节奏的拍打着,熟悉的人都知道,老朱,要杀人了。

“有明一朝,二百七十六年,历经十六任皇帝,后农民起义,鞑靼入关,内忧外患,明朝灭。”

白衣少年说完,脸上尽是轻松写意。

“这是第一句话,今日,咱觉得你必死!”朱元璋怒极反笑,还农民起义!咱本来就是农民出身,以农为本将是大明祖训!帮的就是农民!为何会起义!

至于鞑靼,老朱也知道,在燕京以北的少数民族,宋朝的时候唤作女真,早被大元给灭了!大元在自己的铁骑之下远遁大漠,大元都不是自己的对手,区区女真?

“一派胡言!我大明王朝国祚万年,岂容你胡言乱语!?”周围已经有大臣开始呵斥了!

朱元璋自认为将那些侍功骄横的人逐个清扫,亲自下达了这么多政策来维护皇权,为的就是让自己的皇子皇孙镇的住江山。

他的大明国祚,只延续了二百多年?不可能!

可朱元璋还没从上一句话缓过来,下一句话却如同惊雷一般在他耳边炸响!

“洪武二十五年,太子朱标病薨,享年三十有七,谥号懿文。”

白衣少年话音刚落,整个大殿上死一般的寂静。几秒钟后,朱元璋的笑声,由小及大!

“无知竖子,休得胡言!”太子朱标面色大变,他最是知道老朱的习性。从小到大,任何说自己不好的人都会被老朱赶紧杀绝,今日自己不过是心善想让白衣少年多说几句,如能真有裨益也是一桩美谈!但是现在这少年的这些话!

他三族,没了!

朱元璋笑了一会,脸色彻底黑了下去。

奉天殿,沉默了,良久的沉默。

殿外的天,似乎被乌云遮住了,殿内的一切都暗了下来,朱元璋的面色也变得阴晴不定。

只是他那太阳穴上暴起的青筋,格外显眼。

要知道,太子朱标可是他倾尽所有培养,众人皆知的下一任皇帝。

在身体上的照顾,朱元璋自然是格外关照,不论有病没病,都要定期请太医去看。

三十七岁就因病离世,在朱元璋看来,是不可能的事。

“父皇,不过一个黄口小儿,拖出去乱棍打死就是了。”

似乎明白父皇在想什么,朱标出声宽慰道。

朱元璋默默点头,再次出声,却已是冷淡无比。

“咱本来只想杀你一人,如今你敢诅咒太子,咱要灭你三族!”

幕后的侍卫伺机而动,眼看着就要血溅于大殿之上!

“最后一句话,说吧,咱反正都听到这了!”

朱元璋说着,眼睛已经闭了起来,眼前的人已经是个死人,只等着侍卫拖出去五马分尸了,再告诉朱标莫要太过心善,读书人的心,很多都是黑的!

自己也是从底层一步一脚印走过来,都是自己含辛茹苦打出来的天下,能靠礼贤下士?往后太子朱标治国,脚踏实地才是硬道理,绝不能轻信此种歪理。

“第三句话,马皇后久病难医,恐怕熬不过今日。”

此话一出,朱标当即懊悔不已。

如果说诅咒自己死,只会被夷平三族,那敢说自己的母后,九族大概率都没了。

朱标闭起了眼,他诅咒自己的母后,死有余辜,可惜了他的九族人员。

但殿堂之上,却迟迟没有父皇下旨的声音!

朱标抬头一看,父皇静静的站了起来,直直地望着白衣少年,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若是仔细看,朱元璋的手竟在微微颤抖!

今晨,马皇后用过早膳之后卧床不起,只有他与近身太医知道,而现在不过刚下早朝,怎么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传出去!

“马皇后的病,你知道?”

这一次,朱元璋却忍下了杀意,生怕自己是听错了,又问了一次。

“我知道,而且只有我能治。”

朱标听完也慌了,连忙抬头望向父皇。

“父皇,母亲的病是真的?”

朱元璋默默点了头。

久病难医是真的,卧床不起也是真的,只是这太医迟迟不来报,才让朱元璋心切不已,想要直接斩了方才还认为是戏子的人。

不过在朱元璋眼里,太医可比眼前的人可靠的多,更何况自家妹子,怎可被外人沾染丝毫。

见朱元璋的眼眸中深深的怀疑,白衣少年笑了。

“看来马皇后的病,老朱你不想治?”

“岂有此理,敢如此称呼上位!来人!将此人拖出去,乱杖打死!”

未等朱元璋发话,朱标连忙抢着开口,他已经满头的冷汗,这家伙,竟敢叫自己父皇“老朱”?

难不成是奔着株十族来的?

正当侍卫要对白衣少年动手的一刹那,一阵惊呼声却从应天府外传来!

“皇上,大事不妙了,快去看看马皇后,她..她呕血了,太医,太医束手无策!”

那太监跑入府内,话也说的上气不接下气,发冠都在路上跑掉了,此时披头散发,面上竟然全是泪痕。

朱元璋听到,心头立马一紧。

“走!立刻去马皇后寝宫!”

临走前,朱元璋却撇了白衣少年一眼,面上阴晴不定。

“把他也带上!”

下一章

“加入书架”失败

你当前为游客状态,需登录后才可加入书架

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马上揭秘!

退 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