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首页
点击屏幕中央显示更多功能

第一章 回京

第一章回京

我的心爱之人是当今皇帝。

在我出征前他信誓旦旦的许诺我:

“阿月,你凯旋那天便是入主中宫那日。”

我满心欢喜,三年时间在战场拼命厮杀,只为与心爱之人并肩而立那日能快些到来。

可当我九死一生胜利归来时,裴宸多了个逝去的白月光皇后。

而我那自幼苛待我的庶妹成了白光月皇后的替身。

1.

我叫江揽月,天启国百年来唯一的女将军。

三年前我为平边疆战乱出征。

而今是我凯旋的日子。

边疆大捷的消息也早在我们动身回京前几日,就八百里加急送回京城。

随行的队伍一片嬉闹声,将士们脸上满是归乡即将见到亲人的喜悦之色。

热热闹闹的氛围也使得在边疆习惯不苟言笑的我,染上丝丝笑意。

“将军,我们终于回来了,你也终于可以见到陛下了。”

我掩下唇角的笑,应侍女红袖的话:

“红袖,莫要再唤我将军了,进了这京城之后还是叫我小姐吧。”

在外几年,大大小小的战争早已拉近了我和红袖的距离。

是主仆,更有着出生入死过命的情谊。

所以红袖此刻才有胆子调侃我:

“依我说啊,直接唤皇后娘娘多好,提前熟悉熟悉。”

“是啊是啊,将军我们可等着讨你和陛下的喜糖呢!”

将士们附和着红袖来打趣我。

在裴宸还未登基前。

我为尚书嫡女,裴宸为皇子。

两人身份都称得上尊贵,但我二人却都是任人欺辱的对象。

我初见裴宸时,他被一宫婢欺辱。

裴宸同我一样幼年丧母,见他如此我难免感同身受,于是我不管不顾替他教训了那宫婢。

一来二去,我与裴宸越发相熟。

他知晓我的远大抱负,我也明白他的心之所向。

记忆中的他总爱用一双湿漉漉的眸子望着我,委屈巴巴地唤我:“阿月。”

出征前夕裴宸许诺我:

“阿月,你凯旋那天便是入宫中宫那日。”

其实早在裴宸继承大统前,他便已经对我许下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誓言。

不知我离京三年,朝中那些迂腐的大臣可有逼着他充盈后宫。

我想起他那副委屈的样子,心里不自觉发笑。

队伍不断前行,慢慢接近城门口。

我内心的雀跃也越来越明显。

士兵上前叩门,大门应声而开。

然而,映入眼帘的景色却让方才嬉闹说笑的将士们噤了声。

2.

街头巷尾挂满白幡,迎着风吹呼呼作响。

街道上也不似我想象中那般。

没有热热闹闹欢迎我们凯旋的百姓。

没有站在那里等我投入怀抱的裴宸。

家家户户家门紧闭,记忆中最繁盛的京城此刻尽显荒凉。

此情此景,将士们都有些手足无措,两两相望均是疑惑。

我给红袖递了个眼神。

红袖立刻翻身下马,敲响了一户人家的门。

“咚咚——”

我的心随着敲门声跳的沉重。

良久之后,紧闭的门开了一条细微的缝隙。

红袖急急出声:

“阿婆,这京城何故挂满了白幡?”

那阿婆只是露出两只眼睛上下打量了一下红袖,小心翼翼道:

“你们是何人?竟然不知今日是皇后娘娘的忌日,还敢在街道上滞留。”

说罢,她飞速收回目光关上了门,任凭红袖如何敲门也不再应一声。

阿婆的声音不大,但因着周遭无声,所以她的话也就清清楚楚地落入我耳里。

犹如是平静无纹的水面投入了颗石子,波澜不定。

我低声唤了一句:“红袖。”

红袖得令而归,她面色复杂地望着我。

“小姐,那阿婆话不可信,我们还是......”

红袖的话说不下去。

她如何能说去?她又该说些什么?

是说那位凭空出世的皇后娘娘是假的?

还是说裴宸断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情?

无论她说什么,这满街的白幡无疑是最有力的反驳。

我竟不知边关三载,这京城中什么时候多了位逝去的皇后娘娘。

我想不通,索性也不再折磨自己。

策马扬鞭,直冲皇宫而去。

下一章

“加入书架”失败

你当前为游客状态,需登录后才可加入书架

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马上揭秘!

退 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