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首页
点击屏幕中央显示更多功能

第一章 他洞房花烛,我魂飞魄散

第一章他洞房花烛,我魂飞魄散

吕怀瑾和他的白月光结成道侣的那天,我在炼丹炉里被烧得只剩一把灰。

他在我的骨灰前痛哭流涕时,我已经在合欢宗内重塑肉身,带领师门发展旅游事业了。

他不知道,我有个独门秘术,移魂大法。

哪成想,我的墓被盗了,随我下葬的小册子被翻了出来,最后一句话是这么写的:移魂大法妙极,终于可以离开这个傻逼了。

那天,吕怀瑾气疯了,扬言踏遍四海八荒,也要把我揪出来。

我在炼丹炉里被烤得神志不清的时候,好友璎珞正在外头焦急地喊我。

我赶紧哼哼两声,示意我还活着。

璎珞支支吾吾地开口:“今天是掌门的大喜之日......”

“欸!你们干嘛加火!”

炼丹的修士冷笑:“大师姐说了,这合欢宗出来的妖修就是靠着这副美人骨惑人,定要尽快烧成灰才能安心。”

璎珞被气得跺脚,那声音我都听见了。

可她也不敢多说什么。

大师姐吕握瑜,是新晋掌门吕怀瑜心心念念的白月光。

二人同为老掌门座下弟子时,吕握瑜就是衡阳宗内无数男修的梦中情人。

她冰清玉洁、气质出尘,是出了名的冷美人。

现下两人要结为道侣,在旁人眼里,是天作之合。

怀瑾握瑜,多般配啊。

丹修对着璎珞苦口婆心:“璎珞,我劝你也少跟这种妖修来往,免得惹了一身骚。她靠着媚术祸害大师兄,竟做那白日苟合的事,掌门和大师姐没有将其立刻诛杀,只是毁其美人骨,已是大善了。”

说完,就吆喝着要去喝喜酒了。

璎珞沉默了半晌,吸吸鼻子。

“不管怎么样,我相信你。”

瞧瞧,连璎珞都信我,吕怀瑾却不信。

他把我投进丹炉的时候是怎么说的来着。

“盛锦,怪我一再纵着你。我以为,你会为了我变好,却没想到你骨子里还是这么下贱。既然如此,你这副美人骨也别要了吧。”

想到这里,我让璎珞把火调大些。

她惊叫道:“阿锦,你是不是被烧坏脑袋了?再加火力你就要死了你知不知道?”

我如今已经被烧得不成人形,不出三个时辰,估计就要被练成丹了。

太好了,好到我笑出了声。

璎珞听见我的笑声,更加确信了自己的猜测:“阿锦,我知道今天掌门成亲,你很伤心,但你别冲动啊!”

“阿锦,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你的!”

她真是个好姑娘。

可她能有什么办法,衡阳宗的丹炉里还从没有逃出的先例。

她不知道,我有移魂大法。

这肉身,烧了就烧了,我不要了。

我叫盛锦,是合欢宗的女修。

我们合欢宗一直不受修真界待见。

有人说,我们合欢宗靠美貌诱人,以情爱惑人,是歪门邪道。

我却不这么认为。

师父她老人家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以色侍人者,色衰而爱驰。

我们最不值一提的就是美貌好吗?

我在宗门内是个异类。

在修习媚术时常常惹得师父摇头叹息,却对下毒、下蛊这块颇有兴趣。

某天,师父递给我一个小册子。

她说:“阿锦,你总得有个保命的技能。”

这小册子里写的就是移魂大法。

简单说,修习此法,可以把自己的魂魄从肉身里抽离出来,寄居到其他东西上。

正中我的下怀,我平日里最爱鼓捣些奇怪的术法。

师父每日带我修习,直到我某一天把自己的魂魄移到了她老人家打坐的蒲团上。

她一屁股坐下来时,我哎呦叫了一声,把她吓了一跳。

这才算小有所成。

到了我要下山的那一天,师父对我很是担心,千叮万嘱让我务必日日修习。

我含泪告别师门,还没怎么游历江湖的时候,就遇到了吕怀瑾。

下一章

“加入书架”失败

你当前为游客状态,需登录后才可加入书架

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马上揭秘!

退 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