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首页
点击屏幕中央显示更多功能

第1章

第1章

阴界幽暗的鬼路上,残破的白纸灯笼被冷风吹的满地翻滚,纸钱夹杂着鬼火在空中飞舞着。路的尽头摇摇晃晃的飘过来一个影子,但走了没两步就停下哇哇吐上了。

不远处的阴影里悉悉索索的冒出两个脑袋,眼睛都泛着绿光。

“看,判官又喝多了。”

“放屁,能不多么,你算算这个月第几次了。”旁边的鬼心情低落无比。今天这个出嫁,明天那个娶亲,大后天双双修成好人走了......你说一个阴曹地府天天张灯结彩办喜事这合适么?

“哎,我最服的就是,判官就这么喝到现在也没出过事儿。”这鬼感慨着,可话音刚落,就听那边一声惨叫——

“啊——我的生死薄!!!”

俩鬼赶紧伸脖子去瞅,就见判官大爷吓得酒醒大半,一脸蒙逼的盯着脚边的东西欲哭无泪。

于是,在这么一个普通的日子里,阴界发生了一件很不普通的大事:判官喝多了在路边吐,而生死簿恰好从判官怀里掉在地上,还被风无情的吹开......

所以上面被吐了几口——可能还不止几口东西。

这一本生死簿算是真毁了,毕竟被某些混合型粘液泡过以后,就连判官本人也拒绝再使用本编号生死簿,坏是没坏,可是恶心啊......而且这么重要的东西肯定不能放在路边,但是捡呢又谁都不愿意捡,最后除了就地烧毁别无他法。

然而这一本上面记载的三万六千七百人的生卒日期却不能丢。谁该死了、谁不该死,都得靠着生死簿来看。有的人这一世多活少活了倒是可以打个商量,大不了抵消在下一世里。可最麻烦的是那些还没出生的,没了官方文件指引,只怕是会降生在错误的地方。

所以,那天路上有很多鬼都看见判官哭着跑进了阎王殿。

——

月光清冷,稀疏的树枝剪影随着夜风微微摇晃着,发出吱吱呀呀的动静。忽然,一只黑色大鸟扑棱着在夜幕中穿梭而过,叫夜行的路人毛骨悚然,赶紧加快了离去的脚步。

那只乌鸦忽地落在树枝上,它动了动翅膀,夜风将黑色羽毛片片吹去。

踩在树干上的爪子变成纤瘦苍白的脚。黑色长袍又盖上脚面,黑与白之间形成强烈的对比。

一个身穿黑袍的长发女子,就这样悄无声息地出现了,像极了某故事里的老妖婆。

“嘿嘿,吓死你们~”

阿乌化了人形后,先是不慌不忙的整理好凌乱的头发和衣袍,然后才看向对面筒子楼里正在打电脑游戏的女孩。阿乌轻轻打了个指响——这是她今晚第三千六百七十二位客户。

你说阿乌的工作是干什么的?说起来很酷但实际上非常苦逼,她就是阴界千千万万鬼差中的一员。恩......鬼差当然千千万万了!人间界人数持续增长,要是光靠那两个长得阴阳鱼似得老大一头一头去点,前两次世界大战的时候他们就已经累抽抽了。

但最近比较倒霉的是上边儿出事儿了......

阿乌依旧对上个月那事儿记忆犹新,据说判官一顿喜酒吐没了三万多人,那混乱程度只能用啧啧啧来形容啊——反正就是天庭已经都知道了。

据说处罚力度挺大,但力度大有啥用,最苦的还不是他们这些小职员和实习生!又不是他们的过错,却要他们加班加点的补bug......

“哎~工作多、没提成、人家休假我加班,房贷没还清、保险自己买......”阿乌一边念叨着一边晃动食指,一份折子便凭空出现在她面前。那折子漂浮在空中,然后又自行展开。

折子上用毛笔小篆工工整整的写着一排排的人名和生卒日期,但阿乌从袖子里掏出一支红色中性笔来,用笔杆子抵着折子上的名字一排一排的找下去。

“哎,在这里!这个人是投生错了,应生于麟德二年才是。”阿乌念叨着将那一排划掉,“之前的客户都是猝死,要不这次试试雷电咒?”她挥挥手让折子重新消散在空气里,然后跃跃欲试的跺跺脚,忽而从树上跃下,直挺挺的朝着人家窗子就飞了进去。

刚好那女孩玩的角色又死了,气的她用力砸了键盘一拳怒骂起来,“去NMD!!”然后抄起旁边的水杯一顿猛灌。

电脑屏幕上,游戏地图黑暗的部分正映射出窗边的景象。一个黑影冲进窗来,而女孩完全没发现自己已经赶上了鬼片里的节奏。

下一章

“加入书架”失败

你当前为游客状态,需登录后才可加入书架

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马上揭秘!

退 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