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首页
点击屏幕中央显示更多功能

第一章 出狱

第一章出狱

坐了五年牢的江萝要出狱了。

出狱那天,有两个男人来接她。

一个是她的未婚夫,在法庭上做了伪证,让江萝犯罪成为事实。

一个是曾经说要一辈子守护她的青梅竹马,成为律师后,第一次进法庭,便是定江萝的罪。

两人站在一起,看着身形单薄的江萝,表情复杂。

“江萝,都过去了,你也付出了代价......”

我勾唇一笑,笑容讥诮。

他们不知,江萝已经死了。

死在出狱的前两天,把灵魂奉献给了我,代价是让我替她报仇。

我是穿梭在大千世界的魔灵,喜欢恶人的灵魂。

所以我,只作恶,不行善。

“江萝,你瘦了。”

顾昀倚立在迈巴赫的车前,抬头淡淡的看向我。

五年不见,他在江萝的记忆里依旧没变样。

名动A城的贵公子,无数人如今趋之若鹜的天之骄子。

好像没人会想起,顾家曾经破产,江家老爷子念着旧情并没有解除婚约,他借江家的势力东山再起,却亲手将江家继承人送进牢狱。

江萝的父母早年间就出了车祸,她本来是江家唯一的骄傲。

入狱后,江老爷子心脏病发,死在当年。

江家自此从A城消失。

旁边,青梅竹马陆清晨颤抖着唇角,眼眸里似乎掠过一丝心疼,他抬手想抓我的手腕:“阿萝,你怎么变的这么瘦了?”

我昂起下巴,避开他的接触,举目望去,我只说道:“贺佑娴呢?我替她坐了五年牢,我出狱这样的大喜日子,她怎么不来?”

贺佑娴是顾昀如今的未婚妻,五年前她开车撞人,是顾昀将责任推到了江萝的身上。

如今,贺佑娴已经是名动大江南北的著名影后。

顾昀瞳孔一缩:“江萝,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你已经坐了牢了,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

他一向觉得江萝爱惨了她,就像当年江萝被骗去坐牢,直到上法庭前都没想过自己是被顾昀亲手算计。

在看到顾昀站在证人席时,没人知道江萝当时多绝望。

她就算不承认,顾昀早就调换了所有证据,她摆脱不了。

“过去?”

我看向他,眉眼轻佻,似乎觉得不可思议:“我不过是坐了五年牢,她可是你的心肝宝贝是吧?”

我觉得太有意思。

他们的灵魂我十分喜欢,附在肉体上却这般肮脏腐臭,连靠近我都觉得难受,只能等死了,才能吞噬掉这个完整的灵魂。

于是我便说道:“啊,忘恩负义的畜牲就是这样的啊,不愧是畜牲,就喜欢扎堆,像你们一样,对不对?”

我说完这话,无视陆清晨惨白的脸和顾昀阴沉起来的神色,准备离开。

既然拿了一个灵魂,我不可能干脆的替江萝报仇,她的灵魂不足以让我满意,我要多吃几个。

见我要走,陆清晨率先追了上来,有些无措:“阿萝,你要去哪?”

江家已经败落,所有财产全在顾昀手上,江萝身无分文,还刚出狱,基本无路可去。

“你要离我远点。”我皱眉,毫不掩饰眼底的厌恶:“你好臭。”

明明那样的美味,偏偏沾上人皮便臭的不得了,我忍耐着想要把陆清晨脖颈拧断的恶意。

为了享受最终的美味大餐,忍耐,是必要的。

陆清晨脸色苍白,向后倒退两步,似是不可置信:“阿萝,你就这样恨我?当年我也是被顾昀蒙蔽了,我不知道......我不能对不起我当年学法的时候立的誓言!”

在证据面前,一切解释都是苍白的。

陆清晨,只相信证据。

我只觉得可笑,“你根本就没信过我,枉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连我的解释都不肯听,不过,都不重要,过去了。”

我这句话,却让陆清晨心中升起一股寒意。

他怔怔的看着眼前的女孩,那般瘦弱,像是一阵风便能将这一把骨头吹散架,不难想象,她这五年过的有多痛苦。

他因为不敢面对江萝,连一面都没去看过她。

我皱着眉头,挥了挥鼻腔那股臭味:“别跟着我,你真的好臭。”

这种要臭不臭的味道最令人恶心,还不如顾昀干脆臭到底好了。

陆清晨被刺的浑身哆嗦,他这样痛苦,我心中反而升起一抹开心来。

啊,江萝的灵魂我还没有吞噬,她的意志还存于此。

看见陆清晨痛苦,她便痛快。

小姑娘终于懂得展现一丝坏了。

我的反应出乎顾昀的意料,他见我连陆清晨都不搭理,径直向前离去,还想展现他的霸道,把车子一个加速,横倒在我面前。

“上车!”他眼底蕴出恼怒:“别让我说第二遍,江萝。”

我站在车头的位置,歪头,不屑的看着他,“顾昀,你有本事就撞过来。”

他一怔,眼底升起震惊。

见他不敢动,我走到驾驶座的车窗前,一巴掌狠狠扇在顾昀脸上:“撞过来啊,窝囊废!”

顾昀懵了......

下一章

“加入书架”失败

你当前为游客状态,需登录后才可加入书架

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马上揭秘!

退 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