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首页
点击屏幕中央显示更多功能

第1章

第1章

“以前人人艳羡的陆夫人,如今却成了精神病院里一个自甘下贱的女疯子,真是好可怜啊!”

苏清欢被人从病床上拉扯下来,死死地按在了冰冷的泥水地上。

她拼了命地抬起头,瘦的凹陷下去的双眼,狠厉的瞪向她唯一的妹妹,如今的陆夫人苏一宁!

“苏一宁,我护了你整整二十三年,你为什么要这样害我!”

苏一宁的眼神阴毒至极,“你连贱种都生出来了,倒是还有脸来问为什么?”

“不…不是这样的......”

苏清欢努力地探直身体,通红的眼睛死死地看着苏一宁身旁的陆时轻。

那是曾经连她喜极而泣都会心疼的男人,可现在只剩冰冷厌恶,无动于衷地看着她被人折磨。

“时轻…你相信我......”苏清欢竭尽全力地喊着他,“我…我从来都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

苏一宁笑盈盈地靠在他身上,“时轻哥哥,你该不会是心疼了吧?毕竟你和姐姐,同床共枕了五年呢。”

“我心中的陆夫人,从来就只有你。”

陆时轻眉眼温柔,宠溺的将苏一宁拥入怀中,“至于她,你想怎么做都随你。”

苏清欢的心,撕心裂肺的疼。

一瞬间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她猛地挣开了按着她的人,挣扎着朝他爬过去,想要去拉住他。

“时轻,一定是哪里出了错......睿睿是你和我的儿子,不会......”

她的手被一只脚狠狠地踩了下去,尖锐的高跟鞋底扎在她的手背上。

十指连心,疼痛入骨。

她竭尽全力,才能压下口中的甜腥,奋力地抬头朝着陆时轻看。

他居高临下,凉薄无情在他脸上展现的淋漓尽致。

“从头到尾,我都没有碰过你。如果不是你的家产还有点用处,我早就跟宁宁在一起了。”

如今是盛夏,可凉意却浸入了苏清欢的骨髓里,她浑身发抖,发出了如小兽一般的哀鸣。

奉子结婚,陆时轻就再没有碰过她。

她找了各种理由给他开脱,却没有想过,她的婚姻一开始就是骗局。

整整五年啊!

她用一张张设计稿捧苏一宁成了设计界的新贵,不惜搭上了母亲的遗产,竭尽全力地让陆时轻跻身豪门。

从未想过,他们功成名就,是这样来报答她的。

“忘记跟你说了,姐姐,睿睿昨天贪玩落水,打捞上来的时候已经凉了。”

娇柔甜美的声音说着最残忍的话。

苏清欢发了疯地挣扎,眼中血丝遍布,却一次次地被按在了地上。

“连发疯出轨的前妻都愿意出钱养在精神病院里,姐姐,谢谢你最后还能成全我们的名声,以后再也不见。”

房门关上,苏清欢如同破布一样趴在地上,疼到蜷缩成一团。

她的人生彻底被毁了。

可她的孩子才刚满四岁,对他们没有任何威胁,他们怎么能狠到这个程度!

她恨!

恨之入骨!

......

“啊!”

苏清欢猛地睁开了眼睛,衣服被冷汗湿透,不期然地撞进了一双戾气浓重的狭眸中。

“滚出去!”男人低沉暗哑的嗓音里裹挟着怒气。

熟悉感乍然浮在心头,来不及多想,她就被推下了床。

周围熟悉的摆设映入眼帘,苏清欢有一瞬间的迷茫。

这是......她“酒后乱性”的那一天。

苏清欢的心砰砰乱跳,长指甲深深地抵进掌心,疼痛反而让她欣喜若狂。

她重生了!

这一天是她的生日,酒量很差的她被苏一宁灌了整整两瓶白兰地。

在她完全不清醒的情况下跟人共度了一夜,怀上了她的睿睿。

她一直以为那个人就是陆时轻,可最后她护在心尖上的睿睿,却成了她自甘下贱的证据。

苏清欢心口疼得厉害,她这辈子,还想跟睿睿再见面。

她太想念睿睿了,如果这一世还能再怀上并且生下睿睿,她要将世间最好的一切给他,不让他再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打定主意,苏清欢起身上床,手抵在男人的胸膛上,将他压进了绵软的被子里,居高临下。

她白净的脸颊染上了一抹绯色,一双水眸望着他,澄澈见底,又格外的坚定。

“我要睡你。”

男人错愕,苏清欢的红唇直接贴上了他的喉结。

“嘶......你找死!”

能换睿睿一个美好的将来,死也值得。

女人纤长的眼睫轻颤,润着湿意,偏偏生涩无比地撩火。

几秒钟的愣神,女人柔弱无骨的手已经探入了他的衣服。

下一刻,苏清欢就被掀翻在床上,男人过分滚烫的身体覆了上来,呼吸粗重。

“该死,你自找的!”

苏清欢的眼角溢出一抹水光。

被翻红浪,一夜疯狂。

......

天际泛白,苏清欢突然惊醒,身旁已经空了。

她未着片缕,浑身上下,无处不疼,她的手轻轻地覆上肚子。

眸中短暂的迷茫瞬间褪去,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是六点半,距离前世的“捉奸”大戏,还有半个小时,还来得及。

苏清欢扯过地上散乱的衣服穿起,迅速拨了一通电话出去,“3302,你来,我送你一份惊喜。”

掐断电话,她推开窗户,借着巧劲跳到隔壁阳台。

半个小时后,天色大亮。

苏清欢来到酒店走廊,站在门口隐蔽的位置。

房间里,苏一宁带记者捉奸的大戏,才刚刚演到最精彩的部分。

“死肥婆,你是谁!”陆时轻的声音惊恐到变了调。

在一片嘈杂当中,女人压着粗嗓子娇嗲:“昨天晚上你还对我情难自己,怎么早上就不认了,小亲亲,你要了我的清白,你必须娶我。”

苏清欢的眸中一片暗沉,将集邮爱好者董以云送上床,算她日行一善,成全陆时轻那颗攀龙附凤的心。

她扫了下身上不存在的灰,不疾不徐地走过去。

映入眼帘的苏一宁哪来前世的优雅贵气,拼命挡在记者的镜头里,仿佛市井泼妇不断跳脚。

“别拍了,我让你们别拍了。”

“这么精彩,不拍岂不是可惜了。”苏清欢勾唇浅笑,玩味极了。

苏一宁的脸色煞白,不可置信地朝她看过来。

没多久,苏一宁就大张旗鼓的带着记者出了电梯。

就在记者撞开房门的瞬间,房间里,突然传来一道惊恐到变了调的男声!

“死肥婆,你是谁!”

下一章

“加入书架”失败

你当前为游客状态,需登录后才可加入书架

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马上揭秘!

退 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