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首页
点击屏幕中央显示更多功能

第1章

第1章

陈天临侵辱兄嫂,有辱陈家门风,实属罪无可赦!“

“依照陈家规矩,当家法处置,陈天临一脉当逐出陈府,并在族谱除名,永世不得踏入陈家一步!”

愤怒而威严的声音充斥在陈家祠堂中。

祠堂四周坐满了陈家族人,他们都用幸灾乐祸的目光,看着眼前的男子。

经历了一番毒打后,陈天临整个人头破血流、鼻青脸肿,一道道鞭痕显得触目惊心。

“伯父!”

陈天临的妹妹陈晓曼双膝跪在地上,眼中噙满泪水哀求:“我哥如今智商如同三岁小孩,怎会行苟且之事?明显是被人诬陷!”

杨蓉紧抱着浑身伤痕的儿子,泪如雨下:“你们想杀我儿子,就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陈天临犯下弥天大祸,罪该当诛!若不严惩,陈家威严何在!”

陈家族长怒声喝道:“杖刑一百,立刻执行!”

两个陈家执法长老拿起刑棍,对准陈天临的腰部就要狠狠砸下!

一百杖刑,就是身强体健的壮汉也要残废,更何况陈天临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废人。

“不要!”

陈晓曼和杨蓉发出撕心裂肺的尖叫,但两位执法长老却没有丝毫仁慈!

而就在这时。

从疼痛中苏醒的陈天临突然坐起身,脸上充满了错愕与震撼。

“北境…战枭?!”

陈天临目光呆滞地望着前方,脑海中一幕幕往事飞速的划过。

陈家,天城四大家族之一。

陈天临的父亲陈震南是陈家老太爷收养的义子。

按照常理,陈震南这一脉永无可能争夺陈家家主之位。

然而,陈天临的诞生却改变了一切。

陈天临自幼就表现出惊人的天赋,不仅生的仪表堂堂,英姿飒爽,天资更是聪颖过人。

似乎独享上天的宠爱,无论古武,医术,书画,还是商业头脑,都有着令人恐怖的天赋。

更关键的是他自幼勤奋努力,十岁与神医论道,十五岁时竟击败陈家武术教头,十八岁协助陈老太爷在商场上攻城拔寨,成就陈家百亿资产!

届时天城都传言,陈家出了个真龙凤,认定陈天临为天城百年不遇之旷世奇才。

以至于陈家家主多次召开家族会议,想破例将陈家家主之位传于陈天临。

陈天临的意气风发,却也让他成为众人的眼中钉。

他的存在,让原本陈家的继承人,陈家嫡孙陈晟文感到威胁,一些顽固执拗的陈家族人也极力反对。陈家家业怎能落到外人手中?

经过深思熟练的考量,陈震南将陈天临送往北境磨炼。

军旅艰苦,但对陈天临而言,亦是新生。

在尸山血海中,陈天临一路出生入死,勇猛无敌。用铁血铸就镇国枭雄之名!

短短三年,便从一个士卒成长为北境主帅。由他创建的铁血军团,天军!更是百战百胜,战无不克!力挫北莽十万主力军!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陈天临功高至伟,军中只知陈天临,而不知有君上。

功高震主!

高处不胜寒!

三年前,陈天临率领十万铁军,北踏草原,却身陷重围。

而本应赶至的援军却迟迟没有动静。

十万铁军被北莽围困七日,将士血洒战场,英雄抛骨异乡。而援军却在距离战场十里处观望!

生死关头,天军主力拼死突出一条通道,掩护陈天临逃离。

英雄百战死,这一战,天军十万主力全军覆没,掩护陈天临逃离的二十七位心腹,全部阵亡。

陈天临凭借着最后一丝力气突围出来,但也身负重伤,不久便晕了过去。

当他醒来时,已经回到陈家,陈震南用尽一切手段也仅仅保住陈天临一条命,记忆却丧失了。

“陈天临,你想要女人,尽管和堂哥说,你不能对你嫂子下手啊?”

一个衣着华丽的男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摇头,一边又假惺惺的为陈天临求情:“爸,天临怎么说也是我堂弟,看在我的面子上饶他一命,废他四肢即可。”

眼前这个男子正是陈晟文。

今早醒来,陈天临发现自己睡在陈晟文的床上,旁边还躺着陈晟文的老婆,两人都衣衫不整。自己还没反应过来,陈晟文便带着众人冲了进来,将自己从被窝里提溜了出来。

看着陈晟文假仁假义的模样,陈天临忍不住笑道。

“堂兄,用自己老婆陷害我,真男人啊。”

“天临,你瞎说什么…”

陈晟文满眼惊骇,这个傻子难不成好了?

他双拳紧握,心中杀意更浓。

”晟文,你重感情讲情义,但法不容情,陈天临侵辱兄嫂乃大罪,必须执行杖决!”

陈震华厉声喝道:“立刻杖毙!”

“是!”

一众陈家执法长老拿起刑棍,朝着陈天临的头顶砸去!

“呵。”

陈天临满是不屑,这些年身体虽然退化,但对付这些人依然绰绰有余。

他没有任何花哨的招式,每一拳都夹杂着滔天怒意。

转身之间,陈家精锐皆躺在地上哀嚎不止。

“你,你竟敢…”

陈震华话音未落,陈天临身形爆闪,轰的一声,将陈震华父子踩在脚下!

“陈晟文,我从未想过要和你争夺陈家继承权,为了表明诚意,我孤身入军旅,放弃陈家一切权利!”

陈天临眸中怒火冲天:“你担忧我是威胁,将我们赶出陈家即可,何必赶尽杀绝!我爸那么谨慎的人怎么可能会因为车祸去世,这背后,是你们策划的吧?!爷爷的死,也是你们的手笔吧?”

“陈天临,赶紧放了家主,若是陈家援军赶到,你一家人都要死!”陈家族人怒目等着陈天临,居高临下的斥道。

陈家族人还以为陈天临还是那个好欺负的傻子。

“陈家所有人,都给我听好了。”

陈天临森冷的话语没有任何情感:“念在爷爷的份上,我给你们一个机会,十天内,你们必须拿着陈晟文父子的首级,到我爸坟前下跪赎罪。否则,所有人,都得死。”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傻,陈家高手马上就要赶到,你自身难保,还敢威胁我们?”

陈家众人狂笑,与此同时,陈家精锐陆续赶来!

“轰~”

轰鸣的引擎发动声炸开,蜂拥而至的陈家高手被一辆保时捷撞得散开,一个酷炫的漂移,在陈天临脚前停下,车窗摇下,露出一张绝美面孔。

“快上来!”苏婉璃急道。

下一章

“加入书架”失败

你当前为游客状态,需登录后才可加入书架

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马上揭秘!

退 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