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首页
点击屏幕中央显示更多功能

第1章

第1章

2015年的六月十七,老妈让我去赶一个远房亲戚的寿宴。

当我赶到天星乡时,已经是下午五点,抬眼是一户灯火通明的人家,彩旗招展,大门前围满了穿着民族服饰的男男女,女。

这寿诞办得风光啊。

我心里嘀咕一句,捏了捏红包,有些心虚。

出门前,老妈就给了两百块的红包,也不知道人家会不会嫌少。

走近一些,发现门前地上,摆了许多的拦门酒。

我心下愕然,不是只有结婚才有拦门酒的嘛,怎么寿诞也有拦门酒?

莫非天星乡与我们那边的风俗不一样?

正迟疑间,一阵阴风袭过,我打了个寒颤,突然发现我身旁走来一位漂亮的苗家女孩。

她身穿花衣,头戴银饰,曼妙的娇躯微微一动,都会发出叮叮当当的悦耳声。

“阿妹站在大门口,手捧一碗拦门酒,贵客你若进门来,先喝一碗拦门酒!”

不等我开口,那樱,桃般的唇齿微启,飘出银铃般的祝酒歌,纤细苍白的双手上还捧着一碗酒。

这是要请我吃酒?

我无奈,只得接过酒碗喝下,还没等放下酒碗,苗家女又端过来一碗:

“......喝下这碗是朋友,不喝这碗莫想走,娘家情谊酒家泡,不喝那个不罢休......”

我心里有些为难。

我的酒量并不大,一碗下肚就已经让我有些晕乎了,结果现在又来一碗......也罢,第一碗是给主人家面子,这第二碗么......

我看向苗家女,那宜娇宜嗔的脸上楚楚动人,正用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看着我。

好吧,第二碗就为这位漂亮的苗家女!

我一饮而尽,放下第二只碗时,苗家女的手里又捧上了一碗:“拦门酒斟满了苗岭的沧桑,盛满了苗家的吉祥。伴着银铃银铃响咯,飘着鼓点鼓点香......”

不知怎的,我竟无法拒绝,也不知喝了多少碗,当我走到大门口的时候,脚都有些站不住了,斜着眼睛看向大门,模糊间看到门上贴着一个大大的喜字。

奇怪?不是寿宴吗?门口怎么贴着喜字?

难道是我找错地方了?

我昏昏沉沉的也搞不清是什么状况,迈步往里就走。

这时,一左一右两个娘娘架住了我,将一朵大红花往我胸口一系,扶我到藤椅里坐下。

我心说随礼的客人戴什么大红花啊,我们这些陪衬都戴上大红花了,那主角戴什么?大花篮还是大花圈啊!又或者整个人被花裹住,人在花中笑吗?

我被两个娘娘驾到大堂,这里光线十分昏暗,只能影影错错看到人来人往。我揉了揉眼睛,还是看不清,干脆不看了,合上眼睛,闭目养神。

就在这时候,大堂里一片沓杂,笑谈声庆贺声连成一片,我本来很不舒服,这时候又被人吵得耳朵痛,心里的感受可想而知,只感觉一股子火苗蹬蹬地往外冒。

睁开眼来,顺着众人的目光看去,虽只是一眼,可心中所有的不适顿时消失。

只见大堂中,央的红地毯,两名年轻女孩扶着一名盛装女子,正迎面向我走来。(这里描述一下大堂的场景,渲染出喜庆且诡异的氛围)

那两个年轻女孩本就十分漂亮,但是和盛装女子比起来,有如萤光之如月亮,一米七的个头,裹在华丽的民族服饰中,有如女王在视察她的子民,优雅而威严。

只是令我好奇的是,她那精美绝伦的脸略显苍白,不知道是天生如此,还是被头顶的那顶的银冠所映。

就在这时,她抬眼看向我,迈着优雅的步子向我走来,握住了我的手,她的手一片冰冷。

我顿时感觉心脏突突直跳,有一种被丘比特之箭射中的感觉,虽然心理十分高兴,可不免疑惑,心说妹子你是不是搞错了啊,我是来吃酒的,不是新郎。

正犹豫间,盛装女子将我拉了起来,牵着我的手,往台上走去。

我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用连我自己都听不到的声音道:“阿妹,你是不是搞错了,我是来吃酒的......”

盛装女子那冰冷的食指压在我的唇上,冲我邪魅地一笑,示意我不要说话。

我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顶开了我的唇,钻进了口中。不过我的舌头早就被酒泡得麻木,什么都感应不到。

“可是......”

我虽然在良心上谴责自己,但是当时的我,已经不想再做任何的辩驳了。

虽然我这个年纪,结婚是早了一些,但是如果对象是眼前盛装女子的话,我愿意跟她一起,踏入婚姻的坟墓!

这个念头刚一闪过,我被脑海里的‘坟墓’二字吓了一跳,心底无端涌出一股寒意,让我激棱棱地打了一个寒战。

眼见我们就要走上高台,完成婚礼。

人群中突现发生hao动,一名冷艳的女子突然出现在我的身后,一把抓住盛装女子的手臂,将她推到了一边。

我注意到,在冷艳女子的背后,宾客们已经倒下一大片。

被人莫名推开,盛装女子大怒,明明已经跌倒在地,却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站了起来。

我满以为自己能将错就错地和盛装女子结婚呢,结果倒好,连台都没有上去,本主就来找麻烦了......不过,本主不应该是男的么?怎么是女子啊!

莫非我牵进了拉拉的爱恨情仇里?

不过如果能与她们一起共同生活的话,也是很不错的结局哦!

我正胡思乱想间,一柄木剑横空刺来,正中我的小腹。

“啊!”

我惨叫一声,如虾子一般弓起了身子,抬眼看向刺我之人,是一个一脸油腻的大胖子。

他横眉拧目地看向我,牙根咬得格格响。

对了,对了,总算是对上号了,我心想。盛装女子的结婚对象应该是这个胖子,盛装女子心里不乐意,就想随便抓个人来结婚,然后找上了我。

而现在,本主终于出现了。

“你怎么还不死啊?”胖子咬牙切齿地道。

“强扭的瓜不甜,幸福是勉强不来的!”我忍住痛,苦苦相劝道。

胖子看了看木剑,又看了看我,一脸的迷惑。

胖子伸手沾了一滴剑上的血,放入口中尝了尝,惊呼道:“你是人?”

这时候,我小腹的伤痛已经恢复了一些,听到这三个字,心中对胖子的同情全都转变成了愤怒,挥手一拳打在他的大饼脸上道:“老子不是人,难道还是鬼啊?”

下一章

“加入书架”失败

你当前为游客状态,需登录后才可加入书架

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马上揭秘!

退 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