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首页
点击屏幕中央显示更多功能

第1章

第1章

这道上,从事刺青的人多了,却很少有人知道......

什么叫阴阳绣。

阴阳绣乃师出麻衣世家,通过麻衣相术融合进刺青技艺中,达到为人扭转乾坤,增福增️运,挡灾避祸的效果。

现在,道上有句话:麻衣尚能寻,道上却无阴阳绣......

可见阴阳绣人才之少。

用我爷爷的话说......

我......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位阴阳绣门人......

我叫冯萧,岳山人,二十年前在农村出生,后来随着家里生意,搬到了市区,是邻里邻外口中,木匠老冯家的老实儿子。

除爷爷和我,家里还有个十六岁的妹妹,名叫冯琳。

至于父母,母亲在生出妹妹的时候,难产而死。

父亲则因为这件事情变得孤僻,在十年前说要去京城雕刻一件巨大的木雕后,再也没有回来过。

那时,老爸拉着我说:“爸可能要很久以后才能回来,若十年后爸还不回来,你和琳琳这辈子,也不要再踏足京城一步!”

看着老爸远去的身影,我的心一抽一抽地酸楚。

那时,我还不知道老爸说的是什么意思。

就算我去找爷爷,问关于老爸的具体去向,爷爷也只是长叹一口气,抽上烟枪久久不言。

直到我十四岁那年,我注意到爷爷一连好几天眉头凝重,最后他把我拉到一旁,说道:“萧,你爸爸有些事情需要爷爷我去一趟京城......为了咱家老祖宗的技艺,今天,我就把祖上阴阳绣传授给你,你可以利用木雕,刺青赚钱,但绝不能随意给人纹阴阳绣!”

“否则!轻则伤残,重则家道皆亡!”

正是那一天,我才了解到阴阳绣到底有多么神奇,故事有多么厚重!

不同于刺青,阴阳绣所需材料十分令人咂舌,诸如狗血,鸡冠一类都是小儿科,一些有逆天改命之效的阴阳绣,甚至要用到人魂,尸油等让人毛骨悚然的东西。

但不知为何,学起阴阳绣,我就像搁浅在沙滩上的鱼回到水里一样,十分自然。

或许是血脉带给我对阴阳绣的领悟,我的技艺水涨船高,用爷爷的话说:“很不错,有我三成水平。”

于是,爷爷放心地去往京城,而我自此和妹妹相依为命,住在市区老街的小房子里,经营着一家木雕纹身店,平日上学读书,放学后则回去经营木雕与刺青为生。

直到,妹妹因为一次冒险,被同学霸凌,双腿被砸的粉碎,脸上全是淤青!

那白纸黑字的诊断书,彻底让我的生活改变!

霸凌妹妹的是同班同学的姐姐,名叫段霜,和我是一个学校的。

段家在本地排得上前三号,名副其实的豪门。

尽管门下千金霸凌同校同学的新闻,让段家受到了各家族的打压跌出豪门之列,但其现在的势力仍不俗。

几年来,妹妹都在医院治疗,无法下地。我已经用尽所有能有的社会资助,但妹妹的康复仍是遥遥无期!

想到这里,我的胸腔积压着一股怒火!

我恨!

恨段家养出来的嚣张跋扈,目中无人的小姐!

恨那些有点小钱就无视法律为非作歹的恶人!

我握紧拳头,久久不能自已。

正当我为此事恼怒的时候,一道银铃般的声音在店门外传来。

“请问,这里能洗纹身吗?”

来的是个女人。

我认识她,她叫林宛然,岳山首富之女,号岳山明珠,学校里的公认校花,外表文静典雅,美的十分自然。

我读过很多古今著作,或许,她比古代四大美人,还胜一筹。

我忍不住多看了她俩眼,却也暗下思索。

一个看似冰清玉洁的大美女,身上还纹了刺青?

虽说现代对纹身十分开放,但以我平日接触的客户来说,仍是混地下,混夜场的占九成,还有一成是刚出社会,想靠纹身吓唬人的。

何况她提出的问题也让人匪夷所思。

我说:“林小姐说笑呢?你听说过哪个纹身店不洗纹身的吗?”

“你认识我?”她走到柜台面前,瞪大眼睛的看着我。

如此近的距离,我不免嗅到了她身上那股独特的少女香气,似蜂蜜,似花蕾般的香甜。

确实让人迷醉。

我到底也见识过很多形形色色的美女,稳住心性,调侃:“学校里谁不认识林大校花?”

“哦。”

她淡淡地应了一句,目光扫过我店铺的装修。

装修很简朴,除了前台,就是一个屏风挡住纹身的地方,器械也在后面。

我以为她嫌弃这环境,笑了笑:“地方是偏了点,但是技术我能向你保证。”

“不就是洗纹身嘛,绝对给你洗得干干净净。念咱们是校友,给您打八折,不是问题。”

这单生意事小。

但若能交到校花这朋友,加个朋友圈,我还不赚大发?

学校里一堆富家子弟求着要校花朋友圈好友位,单是引荐一下,就能卖出大几万的价格。

我利用一下,妹妹的高昂医疗费用,十分有望。

然而,我却低估了林宛然过来的目的。

她皱着眉头,支支吾吾半天,才说道:“我这个纹身......”

“不是一般的纹身......”

“我找遍了整个岳山的纹身店,没有一家能洗掉的。”

我挑了挑眉头:“怎么可能?洗个纹身还洗不掉?”

不知为何,我的右眼皮骤然一跳,一个猜想出现在我心中。

不会是......

“给我看看纹身。”我说。

“或许你这纹身,真的只有我才能洗掉!”

林宛然惊讶地瞥了我一眼,脸上泛起一抹红晕,扭扭捏捏的扭过身子,忽然解开衣服扣子,脱掉了上衣。

我小脸一红,下意识别过头去。

但当她脱下上衣的一瞬间,我整个人抖了个激灵!

周围温度似低了几度,冰冷的寒气扑面而来,这种感觉转瞬即逝,很快,一股像是被别人盯着看的感觉从我心底蔓延开来。

但这里除了我跟林宛然,再无其他人!

何况林宛然已经扭过头去,根本盯不了我。

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在这住了这么多年,从未有过这种感觉!

唯有林宛然过来之后......

想到这,我目光一转到林宛然美背上,瞬间头皮发麻!

下一章

“加入书架”失败

你当前为游客状态,需登录后才可加入书架

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马上揭秘!

退 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