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首页
点击屏幕中央显示更多功能

第一章:还孤山

第一章:还孤山

地府之中,有一处地方极为奇特,便是距酆都千里之外的还孤山。还孤山又名“还顾山”。此山,高达不知几千丈,能知晓的是,此山是整个阴间最高的地方。从山脚到山顶可以看尽人间四季变化。还有一点,此山之上终年不见白昼,常年漆黑如墨。还孤山的四周,也是有忘川之水流过,没有鬼兵鬼卒驻守,也没有任何鬼魅在周边居住,由此这里显得格外荒凉凄清。闻名与地府阴间的,不仅是这山名声在外,更为重要的是这山的女子。但凡,在地府的鬼魅,无一不知晓这山上的红衣女子。

年轻男子望着阴山,怅然若失。他总感觉自己来过这里,而且还不止一次,可是,他自己明明知道,这是他第一次来此。

自他来到地府之后,他便陆陆续续听闻这座山上的女子的故事。这一次,他得到酆都大帝准许,才可来到此处。

他望着眼前的山,此山太高,这山上的女子更高,也更远。

与此同时,相距千余里的酆都鬼城,城墙上站着一位风度儒雅的男子,望着千里之外的这座阴山,脸上也不禁动容。

这位儒雅男子,似乎有过很多次无奈,失落之后,还夹杂着一丝丝的期盼。却也是有着明明知道、会有的落寞。

城中一些鬼魅,也是暗暗称奇,这样的一位人物怎么会在此处,也怎么会在此有些落寞神伤。

千里外的阴山处。

这座阴山脚下,一位白衣飘飘的男子,驻足茫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身边穿着黑衣无常鬼,欲言又止,却也没有打扰眼前公子的思绪。

世人皆言,阴间鬼魅,喜怒无常,多是魑魅魍魉。却不知这酆都鬼魅也会黯然神伤,也会在眼中泛起涟漪。

黑衣无常鬼望着阴山,突然一揖到底,嘴中念念有词。

“愿姑娘早日下山,愿姑娘早日红妆在身。”

此处阴山名为还孤山,距离酆都鬼城千余里,此间仅有一女鬼在山中居住。

此间女子不知在此等候了多少岁月,这个地府恐怕,也只有酆都大帝和掌管历法的司时之官才知道,何时来的阴间地府,也知道这山上的红衣女子在此多久了。

地府有三千座大阴山,和九千座小阴山。三千里奈何,和六千里忘川。地府中传言,红衣女子初来时,这个地府顿时陷入大乱,这大小阴山处处烽火连天,奈何、忘川也是河水倒流。无数鬼怪被神魂俱灭,也不知有多少妖魅趁机作乱。只有很少部分,是在地府作乱,多数是在人间祸乱,只是极少数的鬼王想去九天之上领略一下仙人风采,至于如何都只是后花而已。只是听说,这场祸乱久久未有得到平复。直到而今,也有妖魅在人间行风作乱,也仅仅只有在人间而已,天上仙人,岂能是区区鬼王翻云覆雨的地方。

最后,十殿阎君中的几位出手才将此事平息。那几位阎君本欲将其钉在销魂崖上以示警戒,可是最后酆都大帝出面将其赦免,任其所为。只是约束她不可再如前者那般。几位阎君虽然不解,但也没有什么抗拒,毕竟是大帝的旨意。

只是后来,红衣女子徒步,以此鬼魅之身走遍了地府三千大阴山,和九千座小阴山。以及,那冰冷刺骨奈何和夺人魂魄忘川,这年轻女子也全然不顾。

可是,这几千万里的阴间地府走完了。红衣女子眼中尽是失落,双手掩面,那哭声在整个地府回荡。

“郎君,过了千年了,整个地府妾身都走遍了。”

“郎君,你回来吧,妾身想你了。”

红衣女子拔下头上的发簪,这是当年与她郎君的定情信物,红衣女子青丝披满肩头,随手丢了这支当年与她郎君的定情信物于忘川之中。

随后,红衣女子纵身跳入忘川之中,她怎么舍得?她终究是舍不得。

最后,红衣女子选择了距酆都千里之外的还孤山,只因这里手可摘星辰,可尽看酆都鬼府。也可以看到他,纵然相逢时不相识。

尽管如此,酆都大帝也听之任之,并未什么言语。

红衣女子便如此在地府居住下来,百年,千年,不知几何春秋冬夏。以至于,如墨青丝成了似雪华发,那无上仙躯也只剩下了森森白骨,每日靠画皮度日。

年轻男子,不知酆都大帝让黑无常带他来此是何原因?但自是知道这还孤山女子的故事之后,他便不再想什么其他事情,只是想上山上,去见一见这山上之人。可是,自红衣女子入主还孤山便再没有鬼魅进过此山。

年轻公子轻启薄唇,双眼黯然,转身对无常鬼言道

“尊神,我可否上山去见一见她。”

黑无常收敛神情,看了看眼前公子,又望了望眼前的山。暗道,我算哪门子仙人,我也想去这山上看上一看。恐怕,这个地府十殿阎君也不太会能进这山上,也只有大帝才可以来去自如。

毕竟是酆都大帝指派的意旨,吩咐照看的人,黑无常还是比较客气的回答道:

“公子,还请见谅,没有山上人的允许,谁也不可上山。我们也只能山下逗留片刻就需离开。还请公子明白,不要为难我这小鬼。”

年轻男子也未多言,稍是踌躇。

突然心中生出了万千悲意,心中莫名的烦躁之感。只是突然,抬头望山,深深的做了一揖。

“无常大人,我们走吧。”

只是年轻男子转身的那一刻,心中默默念了一句:“再会。”

处在旁边的黑无常也有点不知所以然,也未去问其缘由,只是返身往酆都鬼城走去。

年轻男子和无常等一众小鬼离去之后,有一人瞧瞧出现在还孤山脚下,又转瞬之间,出现在还骨山上,缓缓向那一抹昏暗烛火前走去,站在里山上房子前不远处,便不再向前。

还孤山,从山脚到山顶有人间四季之分,而且山脚明如白昼,山上漆黑如夜。这些,也仅是还孤山而已,也仅仅是山上女子入住时开始的,至今已不知过了多少万年了。

山上的男子,站在房前久久未动,也未曾言语。

正如黑无常所说,这个几千万里的地府,倘若有人可以进还孤山也只有是酆都大帝一人而已。

如果,酆都城门上的守卫看到眼前的男子,站在这个地方那么谦和,没有一丝丝的主宰的架子,或许比站在城墙之上驻足感伤更为吃惊吧。

久久之后,屋中传来女子的冰冷之声。

“带他来干什么,他又不是他。我的事情不用你管,你走。”

尽管女子言语毫无客气,这位站在房前不远处的酆都大帝也未曾流露出半点怒色。只是有些无奈地叹了声气。

“明若,过了很多年了,也该释然了。当年我......”

“够了,你走。”

酆都大帝还未说完,便被一句愤怒之声打断。酆都大帝有些悻悻然,想要争辩几句,却也是蠕蠕嘴,也未有半点言语。

酆都大帝知道还是无法化解她心中的执念,便也没有做过多的口舌。只是转身走的那一刻,有意无意地说了一声。

“他复姓上官,名离声。”

屋中女子久久不再言语。酆都大帝长叹一声,便消失在所站之地。

屋中女子坐在窗前,对着铜镜,轻轻梳着红妆。

酆都大帝,来的时候她便知道,可以说,山下男子来的时候她也知道,就连年轻男子最后所说的“再会”二字,她也知道,只是他终究不是他,他只是一具残缺不全别的魂魄而已。可是,当她听到“离声”二字时,心中还是忍不住颤抖,虽然多年未曾有此。

她又然记得当年初见他时,从他口中听到的。

“离声”二字,犹如当年,那人在她耳边轻轻私语一般。尽管她还是记得,虽然再也不会回来了。

“这位姑娘,在下颜之,是个过客。想在此借酒观一观这中土山河,也相与姑娘结识,不知这眼前之坐,可否一坐。”

随后,红衣女子悄声呢喃,低头细语不可闻。

“当真是离别之声吗?”

坐在铜镜前的女子,看着镜中的白骨穿着红妆,也轻轻的描画着黛眉,唇施方泽,贴着人间女子的花黄。那头满满的白发,轻压肩头,像落满了人间大雪,又轻轻盘起。拿起桌前那张画着精致的女子面庞,愣愣出神。蓦然,红衣女子双手掩面,双手指尖苦苦压抑的呜咽之声。从指缝之间渗出。

“郎君,你再不来,我就快等不到你了。”

“你看,我还穿着人间黄初四年秋天在城南四方客栈初见你时所穿的红装。”

“郎君,我好久不见人间的大雪了。”

红衣女子跌跌撞撞走出阁楼,山上那一排排的红纸灯笼,且白帆招摇。

红衣女子缓缓抬起头来,有血泪从眼眶中流出。

“郎君,妾身不怪你了,你回来吧。”

年轻男子走了之后,酆都大帝来到还孤山,红衣女子冷冷的说的,不是他,我的事不用你管,他们两个是旧相识,无人知晓,最后大帝无奈离去。

只是他人很少知道、还孤山又叫还顾山。

下一章

“加入书架”失败

你当前为游客状态,需登录后才可加入书架

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马上揭秘!

退 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