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首页
点击屏幕中央显示更多功能

第一章 和牌位举办婚礼

第一章和牌位举办婚礼

天色黑沉沉的就像要塌下来一样,盛世酒店,身穿白色简单婚纱的女人站在后台,透过侧门看到四周迎来的目光大多讽刺而讥诮。

“让那混蛋赶紧过来,今天是他结婚的日子,他是想把尘埃一个人晾在那里吗?”压得很低的声音响起,她侧头望着样貌儒雅的中年男人,牵了婚纱的裙摆走了过去。

“季伯父。”沈尘埃喊道,一双浅淡的眼眸里平静如初。

“尘埃,你放心,我马上让阿辰过来了。”季宏远对着沈尘埃亲切的笑着,安慰了一句。

“不用了季伯父,婚礼已经拖了一个小时了,开始吧!”沈尘埃抿着唇瓣,目光移向宴会厅门口。

她在这里站了一个多小时,就是为了等季星辰,可他应该不会来了。

“尘埃......”

没有等到季宏远说完,沈尘埃已经转身往搭建的华丽的台上走去。

宴会厅的里人早已经等的不耐烦,窃窃私语的讨论着。

“这沈家的二小姐可真是不要脸,新郎都没有出现,足以见得是多么不待见她了,她还要硬往人家身上凑。”

“可不是嘛,要不是沈老出面,她哪里能嫁给季公子啊。”

“什么二小姐啊,就是没人要的野种,我听说她排挤走了沈家大小姐,这才上位的。”

沈尘埃的视线瞥过去,无声无息,谈话的人立马就停止了交谈。

她有一双过于浅淡的瞳仁,望着人的时候总是显得过于冷淡。

“这,没有新郎就这么开始吗?”司仪见新娘在没有家人的搀扶下,甚至连新郎都没有到场的情况下自己走了上来,大跌眼镜的问道。

“嗯,开始。”

“等一下。”门口突然传来一声叫喊,宴会厅里的人全部往那边看过去,沈尘埃的心脏也被高高的吊起。

“这不是江曜吗?难道是季公子来了?”

“听说江曜和季公子形影不离,毕竟季公子腿脚不便......”

江曜作为季星辰的贴身跟班,几乎没有离开过他身侧,此刻他小跑着进来,手里还拿着一个大红布包裹的东西。

“江曜,那混小子来了,他在哪里?”季宏远看到江曜过来,连忙问道。

江曜面露尴尬的神色,不过只是一瞬,就立马将手里的东西递向着沈尘埃,“尘埃小姐,这是我们少爷让我交给你的。”

“季星辰。”口中呢喃着他的名字,沈尘埃的心脏开始剧烈的跳动了起来。

季星辰对她是不是还有一丝情谊,不然怎么会吩咐江曜给她送东西,他的心里并不是完全没有自己的是吗?

手触碰上丝绸红布,沈尘埃有些踌躇,然后在万众期待中一下子掀开。

“天呐,这是什么意思?”

“这不是......”

“我们少爷说了,尘埃小姐如果想要跟他结婚,就当他已经死了,和这个牌位举行婚礼仪式吧!”

嘈杂的声音中,沈尘埃很清晰的听到江曜的声线,冰冷的仿佛利刃,而她那一颗本来饱含喜悦的心脏倏而下落,坠的粉碎。

“这个混账东西,我......”季宏远气的脸红脖子粗,张口就骂道。

“季伯父。”沈尘埃的声音颤抖,但却拔高了几度。

她转身面对着宴会厅里的客人,想着爷爷幸好没有过来,不然该多么生气。

女人的脸上露出明艳的笑容,对着一众人等,却有种难掩的矜贵倨傲的气质,“众所周知,我的新婚丈夫季星辰腿脚不便,可惜今日的婚礼他不能出席......”

沈尘埃拖长着语调,继续保持着轻慢的笑意,“我作为他即将过门的妻子,生是他的人,死也是他的鬼,所以今天我就在这里和他的牌位结婚,季星辰这一辈子都休想甩开我,连死都不能。”

一段话说完,整个宴会厅里鸦雀无声。

沈尘埃让江曜抱着刻有季星辰名字的牌位站在她身侧。

江曜不敢,感觉双腿都有些打颤。

“那就把它放下来。”女人冷声说道,撇过来的眼神凉薄而慵懒。

江曜最终拿了个凳子,将牌位放在上面。

司仪眼神略带怜惜的看着面前的女人,然后战战兢兢的举办完了这场婚礼。

..................

“你说什么?”坐在轮椅上的男人眉心紧蹙,眼神里充满着冷漠和晦暗。

倏而,他轻轻笑着,将手里把玩着的飞镖直接投掷到远处的靶子上,正中红心的位置,“可真有意思,比我想象中更有意思。”

“少爷,那就让她进季家的大门吗?”江曜想起当时的场景,就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推我回去,我倒要看看,她还要玩些什么把戏。”季星辰眯着眼眸,英俊的脸上布满了阴鸷和冰冷。

铺天盖地的大雨,如同倒豆子一样的往下落着,此时,刺目的闪电突然在天幕上炸开,划破了半边天际。

月白色的雕花大门打开,黑色的宾利缓缓从外面驶进来,车灯越过瓢泼的大雨直直的照在一抹白色的身影上。

沈尘埃身上的婚纱还没有换下,早已经被雨水打湿,曳地的款式显得有些负累。

她原本蹲在那里,像只可怜的小鹿,视线在触及到那一抹光亮时,她突然站起身来直接冲到了车头的位置。

尖锐的刹车声响起,车子堪堪停在距离她二十厘米的地方。

“少爷,拦车的人是尘埃小姐。”江曜回头望着坐在后座的男人,沉声说道。

“是吗?那就......撞上去。”季星辰在前车玻璃看了一眼女人,漫不经心的开腔。

“少,少爷......”

“我说撞上去,你听不懂吗?”季星辰眼里突然涌现森冷的温度,声线却很低,像是从喉间溢出。

江曜无奈,只能重新启动了车子。

沈尘埃能听到车子发出的轰鸣声,她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好似要任凭着车子从她身上压过去一样。

马达声混合着雨声,是令人心悸的感觉。

沈尘埃闭上眼睛,突然一阵心累,十六岁那年从孤儿院被接来沈家,第一眼看见朝着她伸出手的少年,她就偷偷的喜欢上了他。

季家和沈家的联姻,本来与她无关。

但三年前,季星辰出车祸双腿残废!

沈荷月宁死不愿履行婚约,她才敢在沈家站出来,表明自己愿意嫁给季星辰。

如今结了婚,她本该如愿了,可是不见到这个男人,又有什么意义?

下一章

“加入书架”失败

你当前为游客状态,需登录后才可加入书架

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马上揭秘!

退 出